OPE体育_足球投注_亚运会买球_亚运会竞猜

诛仙OPE体育同人文 护花词

时间:16-08-19 14:57 来源:OPE体育  作者:iyouman  反馈报错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落花满身,他抬头仰望,清俊的面庞上并没有表情。

花已落,人已亡。

当年青叶祖师高寿七百五十岁而逝,而我又要在这世上孤单生活多久,方有羽化解脱的那一天?他老人家心中或许没有牵挂,心情气净。而我,无时无刻不压抑着痛苦,苟活于这没有你存在的人世间,身处在青云山上,身边是一群曾亲手将你推向死亡的人们。

如今萧逸才师兄是年轻有为的掌门,而他则是龙首峰的首座,青云门上下的期望都聚在他们二人身上,而在他林惊羽身上反而更加炽烈。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不由得动了动,扯出一个苦笑。

他何尝不知其中原因。曾经青云门穷途末路之时,只一位惊才绝艳的青叶祖师,因为天资过人,年纪轻轻便参透前人古卷,修行一日千里,为青云门扫除阴霾,开启了兴旺之路。在青云门众人眼中,他就是下一个青叶真人。

此时张小凡在做什么呢?

想到这个名字,林惊羽不由得又苦笑了一下。

曾经他那么平凡,那么不起眼。跟天资卓绝的自己相比,他是那么黯淡,有时甚至可以说是笨拙。

曾经自己心高气傲,遗世独立。看到张小凡前进得那么艰难,总是心生怜悯,一再像护着弟弟那样护着他。现在回忆起来,或许在心底隐秘的地方,有一点地轻看他,感到他愚钝,比不上自己。

可是他却又那么那么地羡慕他。

林惊羽眼睁睁地看着她与他相识,被困在一起,相知,相依,相爱,她为他挡了那可怕的一剑,他崩溃疯狂,他叛出青云门拜入鬼王宗,他走遍天下寻人无数只为找到复活她的方法,最终他失败了。

现在,他与陆雪琪师妹做了眷侣,守着一处世外桃源。

他又想起那天,那时碧瑶还没有死去,张小凡情状甚为怪异,他守在张小凡床边到他醒来,对他的好兄弟说:“小凡,你放心,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我都相信你,我一定会求师父为你说话的!”

然而,他印象中平凡至极的张小凡,其实身上负有佛道两家的真法,犯的都是正道中的大忌,就连不

起眼的烧火棍也是天下至宝。

这些都没有什么。让他羡慕,更确切地说是嫉妒的,是张小凡与他一直小心翼翼喜欢的人,爱得轰轰烈烈,天地变色。而他,只能做一个痛苦的旁观者。

九幽阴灵,诸天神魔,以我血躯,奉为牺牲。”

林惊羽支撑不住跪了下来,睁大眼睛看着被笼罩在剑气中的两人,嘴唇止不住地颤抖,却发不出一个音。

他看着风中那个水绿色的身影,张开了柔弱的双臂,毫无畏惧地迎向满天剑雨。

“三生七世,永陷阎罗,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婉约的身影,从半空缓缓落下。

她在他眼前死去,他却无能为力。

听着张小凡撕心裂肺的狂吼,他大脑空白,一瞬间仿佛丧失了所有语言,只是睁大了眼睛,睁到目眦尽裂。指甲深深陷入手心里,血染红了身上雪白的衣袍。

这个噩梦般的场景一直盘绕着他,他无数次想要忘却,可总是挥之不去。

他是那样隐秘而又小心地喜欢着她,可她却到死都没有正眼看过他一次。她的眼里心里,全是张小凡。

天生万道,本为一体,正义道心,正在世人心间。你是魔,我是正,我便要降妖除魔!

这句话,他不只对秦无炎说过,更是对自己一遍遍重复。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如今时过境迁方才明白,只不过是为了说服自己罢了。

祖师祠堂那个他当作半师半父一般崇敬至极的老人死时,他几乎疯狂。万剑一前辈教导他十年时间,不仅教会了他斩鬼神一诀,更教会了他无时无刻不勇往直前。当鬼厉承认他杀了老人时,当鬼厉冷冷说出“他挡了我的路”这一句时,林惊羽默默地在心中说了一句:我看错你了,小凡。

“你我往日情义,今日一刀两断!”

那一刻他真的很想就那么一剑杀了他,他恨他,他爱的人因他而死,他的恩师又为他害死!他毁掉了自己的一切!

可这一剑下去,终究只是在石板上,留下了深深的剑痕。

碧瑶死后,他因经历大失大悲,居然由此通悟,修为猛进,几成仙身。

“师父......"

林惊羽闻声转过头去,看见自己的大弟子徐自深立在庭门前,手中是一块水绿色的残破衣角。

那水绿色刺得他眼睛微微一痛。

徐自深面对阳光,微微眯起眼。师父一身白衣,腰束玉带,长身玉立,英俊出尘的面庞上却是他从没见过的惊愕神情。

过了一会儿,林惊羽才缓缓开口道:“你从哪里得来的?”

徐自深回答道:“弟子下山时在山下遇到一人,打扮像个平民百姓,身手却不俗。他说与师父是老相识,让我把这个东西转交给您。”

林惊羽心里早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他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伸手从徐自深手中取那衣角。

触摸到衣角的一刹那,他全身震动了一下,指尖轻柔的触感让他想起了那个婉约娇柔却痴情勇敢的女子。

“师父......”徐自深有些吞吞吐吐。

“有什么话就直说,不必顾忌。”

“那人还说,他已经不需要这个东西了,但他知道师父还需要。他让师父不必挂念他的生活,他过得很好。他......他还说,师父的心事,做兄弟的都看在眼里......”

林惊羽陡然转过身去,背对着自己的大弟子。

“师父......”徐自深小心地叫了一声,“师父,您有心事?”

林惊羽只觉得心如乱鼓,情不自禁攥紧了那一方衣角。他强自稳定心神道:“禀报完了,就退下吧。

“是......师父......”原本满脸好奇的徐自深失望地扁了扁嘴,退了出去。

林惊羽看着手中的衣角,不禁出了神。

他每每恨自己的性子恨自己执于担当,执于正道,恨自己不能像张小凡一样为所爱之人投入魔教,恨自己的深爱因自己曾经对正邪的看不开而埋藏心中,成为永世的遗憾。

那一晚,他将那方破碎的衣角放在心口,和衣而卧。

冥冥中,有个声音在问他:“林惊羽,你可想过改变这一切吗?”

“你是谁......”林惊羽只感觉自己气息微弱。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给你你渴求的东西。”

林惊羽沉默半晌,苦笑出声:“你还能是谁?难不成还是神明?我早就不相信神明了。神若真能显灵,碧瑶又怎么会惨死!”

那个声音有些低沉:“其实你的心早已因此入魔了。你质疑正道存在的意义,对诸天神佛无不持怀疑态度。”

“是,我有心魔,那又怎样!”林惊羽有些激动,“我活在这个没有她的世上,背负痛苦,生不如死!若不是有责任在肩,我早就了结了我自己!”

“如果能给你重来的机会,你愿意抛下现在所背负的一切吗?”那个声音继续低沉地响起,与林惊羽的语无伦次相比,显得有些淡漠。

“我......”林惊羽因痛苦整张脸都抽搐起来,“我愿意。”

“那我会帮你一把,但你的心魔会逐渐吞噬你的力量,能否战胜这心魔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从四肢经络传向心口,林惊羽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像是经过了一个世纪之久,林惊羽缓缓睁开眼。

无情海边。

他的眼睛瞬间睁大,目光向上探去,看到身前背对着他扶着受了伤的陆雪琪的张小凡。

他终于又见到那个尚未历尽人世沧桑的张小凡了。

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他笑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不谙世事的年纪。

这是梦境吗?

他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痛感是如此真实。

难道是真的重生了?

林惊羽因敬畏而全身颤栗,他起身跪下,虔诚叩拜。而那神秘的声音却没有再度响起。

“惊羽!惊羽你醒啦!”张小凡和陆雪琪不经意间回头看见林惊羽跪在那里,都难掩喜色。

“好,那我就先擒了你们,再去找那滴血洞。”

清亮如铃的女声忽然响在耳畔,林惊羽浑身一震,心里还未及浮现出那个魂牵梦萦的名字,眼眶就已经湿润。

“碧瑶......”他喃喃念道,心中又悲又喜。

他抬起头,正好与碧瑶不经意间扫来的目光相遇。那个水绿衣裳的清丽女子,杏眼清澈,映出了他一身白衣的影子。

陆雪琪看着张小凡,面色平静,轻轻唤了一声:“张师弟。”而张小凡却情绪很是激动:“陆师姐,在平台之上,甚至刚才你都救我护我,我......我......不走。”

林惊羽不禁笑了一声,这两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碧瑶露出微笑,带着五个黄衣人包围而上。

突然间,本就逐渐汹涌的无情海上惊涛骤起,狂风大作。

碧瑶身后的蒙面女子失色大呼道:“碧瑶,快退!”

黑水玄蛇缓缓浮现在众人面前。林惊羽按住斩龙剑站起身来,又看向碧瑶,只见她面色苍白如纸,怕是被这可怖巨蛇吓到了,不禁皱起了眉头,怒视那巨蛇。

忽然黑水玄蛇狂吼一声,巨大的蛇尾一扫,掀起有数丈之高的铺天盖地的水墙,众人无不为之变色。

眼看张小凡和陆雪琪被巨浪生生击散,林惊羽一个纵步跳上前去,牢牢抓住张小凡的手臂。

“惊羽,不用......不用管我了!”

“闭嘴!别再动了!”林惊羽的手抓得更紧。

在死灵渊无尽的黑暗中,两人因为蛇尾一扫的巨大余力而向前飞行,不由得都闭起眼睛,听天由命。

张小凡撞上如山绝壁的那一刻,用右手狠狠地在林惊羽胸前推了一掌,使他免受绝壁的重击,自己却喷了一口鲜血出来。

林惊羽运起轻功,缓缓从半空降落下来。发觉自己的功力并未因重生而回到以前的水平,他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

张小凡幸有道佛两家真法护体而留得了性命,却依旧全身剧痛,无力地沿岩壁滑下。

“小凡!”林惊羽叫了一声,腾空而起,沿石壁而上,一把拉住小凡,把他架在右肩后重又沿壁而下,小心地将他放在地上。

“惊羽......谢谢你......你好厉害......”

林惊羽心中不禁一痛,低声说:“你受伤严重,要好好休息。我给你疗伤。”

说完,手中便升起一道幽幽蓝光。

张小凡感到一丝暖意缓缓流过周身经络,低头看见身上的外伤,居然在逐渐愈合。

“感觉好些了吗?”林惊羽收起手,关切地看着张小凡,忽然感觉他的形貌气质与自己的大弟子周自深有些相似。

“我完全好了!你看我手上腿上的伤,都愈合了!惊羽,你是如何学得这样神奇的治愈术的?”张小凡兴奋地看着他,跟刚才的有气无力判若两人。

林惊羽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轻声说:“你伤虽然基本好了,身体却还虚弱,还是小心点为好。”

两人抬起头来,发现此刻正身处于一个封闭而潮湿的石洞中。

“我们现在所处之处,顶高却狭窄,应该是条过道。”林惊羽低声道。

张小凡点点头,两人沿一边石壁,小心避开乱石而行。

忽然从洞深处传来一声冷哼,两人紧走几步,定睛望去,只见一个水绿身影从拐角处转了过来。

碧瑶......

林惊羽感到每看她一眼,心中都用过一阵狂喜。能再看到她这样好好地站在他面前,自己哪怕立刻死去都是值得的。

而他身边的张小凡却从怀里掏出烧火棍,叫了一声“魔教妖女”便不顾身体虚弱向碧瑶攻去。

林惊羽吃了一惊,连忙上前制住他的手腕:“不可!”

张小凡的身体尚在恢复中,被林惊羽一挡,手中的烧火棍啪的一声掉在地上,转头看向林惊羽,惊疑地说:“为什么?”

林惊羽才想起不久前小凡与碧瑶还在对峙。他艰难地思索了片刻,轻声道:“在这山洞中当务之急是找到出去的办法,应先放下门派之争,相互拼杀只会虚耗体力。”

碧瑶听了,对张小凡说:“你看,你还没有你这个同门懂事理。”

张小凡有些恼火:“你笑什么笑!”

碧瑶歪歪嘴角道:“我就是笑你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张小凡气急:“你......”

眼看两人又要剑拔弩张,林惊羽想劝解,却无意间笑出了声。

“惊羽,怎么连你也......”张小凡气鼓鼓转头瞪着林惊羽,一脸委屈。

碧瑶叹了口气,手向前方乱石一指:“那里便是唯一的出口。”

林惊羽和张小凡一同望去,只见洞口被山一样的巨石堵得严实无缝,要想出去恐怕只能开山破腹。

张小凡一脸惊诧。而林惊羽在心中暗自估量,觉得开个山虽然费力,其实也不在话下,不过太引人注目。

“得了,别看了,我们还是沿这条走廊继续走吧。”碧瑶转身向山洞深处走去。

林惊羽怕她一个人出事,连忙跟上。张小凡嘟囔一句,跟在林惊羽后面。

“张小凡,你能不能告诉我你那根棍子是怎样的秘密武器?”碧瑶没有回头,冷不丁冒出一句。

“恕难奉告!”张小凡怒气冲冲地顶回去,半晌觉得哪里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在河阳城里你亲口告诉我的呗。”碧瑶的声音中有些嘲笑的意味。

林惊羽看着她的背影,不禁脱口而出:“碧瑶......”

碧瑶猛地回头,正与他对视:“你是谁怎么知道我名字?”

林惊羽看着她的背影,一瞬间失了声。几十年过去了,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这样近的看着她,看着她的眼睛。

“说话啊!”碧瑶有些奇怪。她留心探查这个一身正气的青云弟子的眼神,却没有发现一丝敌意,反而全是一种她说不出名字的东西,投在她身上,让她感觉怪怪的。

“惊羽?你怎么了?她叫碧瑶?”张小凡从后面绕到前面,关切地看着他。

“算了,看来是本小姐的名声太响亮了无人不晓。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如果能逃出去,咱也算是共患难了一场。”碧瑶低头避开他的目光,那种怪异的感觉顿时减轻了很多。

“我......我叫林惊羽。”林惊羽回过神来,声音艰涩。

碧瑶瞟了他一眼,回过头继续向前走去:“看你长得好像一表人才,没想到却是个呆子。”

呆子......

林惊羽苦笑了一下,他何尝不知沉溺在感情中的自己又呆又傻又痴,与疯魔无异。

张小凡沉默了一会,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一起向前走去。

通道尽头,有一方小水潭,一幕水帘直挂而下。洞顶石壁上有呈勺形分布的七块红石,殷红如血。

碧瑶抬头仰望一会儿,忽然大喜道:“终于被我找到了,这就是滴血洞!好你个黑心老鬼,居然把滴血洞建在这么个地方!”

张小凡想起碧瑶之前就喝问自己滴血洞的事。心中无名火顿起,冷哼一声:“真是妖魔邪道!”

而林惊羽看着碧瑶此刻欢悦的样子,脸上不禁也浮现出了笑容。

接下来的几个时辰里,碧瑶一直用各种各样的法子对付那些红石,可都无功而返。张小凡和林惊羽坐在一旁看着。张小凡有些百无聊赖,偷眼看林惊羽,却见他看得十分关切,目光一直追随着那水绿身影上下跃动。

林惊羽看得有些心疼,忍不住说道:“碧瑶姑娘,你还是休息一会吧。”

碧瑶听到这一句,突然愣住了。

十几年来,第一次有人这样关心自己。娘死后,谁会关心表面上光鲜亮丽的她到底累是不累。而这样的关心,却从一个几乎素不相识的人口中说出,偏偏还这样的真诚,偏偏落到心里,让她感到久违的温暖。

她转过头,看到林惊羽望着她,眼神中依然充满着那种她叫不出名字的东西。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用这种眼神看着她。

滴血洞中突然安静至极,安静到能听清每个人的呼吸。

(责任编辑:MFWL117) 反馈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