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足球投注_亚运会买球_亚运会竞猜

美型妖精大混战雪仙文 夜的蔷薇叹

时间:16-08-18 16:29 来源:OPE体育  作者:iyouman  反馈报错

满月,与往日不同的血月闪过一抹窈窕的身影,少女落在城堡的尖端,橙色的短发随风晃动,嘴中咬着的匕首闪着寒光,城堡另一尖端,站着的少年,一头冰蓝色的长发被微风吹动,冰冷的眼神,缓缓开口:“血猎小姐,游戏该结束了..”嘴角上扬一抹弧度,雪白的蔷薇穿透空气像少女射去..

“噗..”少女吐出口中的匕首,正好将蔷薇切开,瞬间,雪白的花瓣飘散开来,少女掏出银白色的蔷薇之吻(血猎组织专用猎杀吸血鬼的手枪)对准少年,“呵呵,游戏是该结束了呢..”

“碰”手被另一枚血色蔷薇击中,蔷薇之吻化为一抹银白坠下城堡,红发少年把玩着手中的蔷薇,邪气的笑着“血猎小姐未免太粗心了,我们三兄弟原为一体,你觉得雪会一人孤军奋战?”

“卑鄙的吸血鬼..”少女跳下城堡,背上的风衣里展开机械架,形成滑翔翼,向远处飞去..

“雪,不追么?”红发少年淡淡一笑,跳到祭璃雪身旁,玩味的笑着..

“花,你有没有觉得你的话变多了..”祭璃雪丢下一句话便回到了房间..

---------------------------------熙熙酱华丽哒分割线----------------------------

胡仙仙,这次任务又是为什么失败?”祭璃风坐在真皮座椅上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不紧不慢的问道..

“这个..原来就快得手了..只是..”胡仙仙对着指尖可怜巴巴的看着座椅上的男友..

“哎,”祭璃风扶额,无奈的看着这个让他头疼的小丫头,“一晚上了,你也累了,先去休息叭..”

“恩恩,风也要注意休息哦00!”就知道风最疼我了,肯定不会罚我的,胡仙仙“吧唧”在风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蹦蹦跳跳的回卧室去了..

“哎..”办公室里的风轻叹着,自己居然是吸血鬼体质,这到底是为什么,父亲是血猎,母亲是正常人类,可是为什么自己的seed居然是吸血鬼属性..除非..祭璃风不敢再往下想,但愿是机器故障叭..“小兔,我回来了..”胡仙仙一回到房间变大叫着扑在床上..“仙仙,没受伤叭,任务成功了么?”粉发少女焦急的跑过来,坐到胡仙仙的床上..“哎,别说了,原来马上就可以把那个冰蓝头发的吸血鬼弄死了,结果半路冒出来个红头发的..”胡仙仙懊恼的捶打着床被..“人没事就好啊,你不知道风大人有多担心你呢,仙仙可真幸福..”霉小兔笑着打趣..“可是我就是想帮风分担一点啊,风每次看到那些吸血鬼都会有奇怪的反应,我真的好担心好担心..”胡仙仙带着哭腔说道..“仙仙,你知道么,风大人的seed在测试里检验出来是恶性,也就是吸血鬼唉..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总觉得会有点联系呢..”小兔有点担忧,声音听起来怯怯的,风大人叫大家都要瞒着仙仙,可是,自己真的不想对仙仙隐瞒太多..“什么?!”仙仙惊叫起来,“风怎么不告诉我?!!”“风大人叫大家都不要告诉你啦,仙仙,我也是偷偷的..”小兔为难地说..仙仙低下头,风,你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呢,我知道你是怕我担心做傻事,可是,为什么我们就不能互相信任呢,你知道这样我有多难受么,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疼么,你说过,不会再有任何事瞒着我的..你说过的..

仙仙,今天我们去游乐园叭,我买了你最喜欢的棉花糖哦..”还是一如既往阳光照人的笑容,果然是回眸一笑百媚生的风呢,可是,今天过后,不,或许现在,它便不会再属于自己了叭,胡仙仙低着头,细长的碎发遮住碧绿的眸子,看不出神情,忍住眼中晶莹的泪珠,胡仙仙的声音压得低低的:“风,我们分手叭..”

“为什么?”祭璃风的笑容僵在脸上,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女孩,“你..不再爱我了么?”

“我很爱你,比爱自己还要爱你,”胡仙仙扬起满脸的泪水,“可是我无法接受你的隐瞒,不是说好永不隐瞒的么,不是说好都要一起承担,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推开愣住的祭璃风,胡仙仙跑向屋外..

祭璃风愣愣的站在门外,嘴角上扬一丝苦笑:呵呵,纸还是包不住火的么..棉花糖掉落在地上,无声无息,就如同自己心碎的声音,如此清晰,别人却都不懂..

------------------------------------偶是熙熙酱华丽哒分割线---------------------

“政府决定与吸血鬼友好相处,并有我们派出两名成员以交换生的身份进入吸血鬼领域的圣·金斯顿学院就读,那么有谁自愿要去的么?”长官在开会时这样说..

“我去,”这或许是离开风的时候了,也好,这样我便不会再动摇了,“Sir,我自愿去圣·金斯顿学院就读..”

“好,那请问还有谁愿意?”长官看了看大家,又叮嘱胡仙仙,“仙仙啊,这次去可是又特别任务,你带上蔷薇之吻,如果发现吸血鬼任何违反条约的举动立刻枪决..”

“遵命..”

“长官,我也要去!”祭璃风站了起来,仙仙真是胡闹,这么危险的事怎么可以..

“祭璃风队长,你是小队主力,不可或缺啊,所以,你,我不批准..”长官看了看祭璃风,“那么,就由霉小兔陪同叭..”

“是..”

----------------------------------又是华丽丽哒偶-------------------------------

“小兔我的房间就在你隔壁,遇到危险一定要大声通知我,知道么?”看了宿舍分配表,胡仙仙这样叮嘱霉小兔..

“恩,我知道了,仙仙你也要小心..”

“我会注意的..”

“啊啊啊..”胡仙仙的房间内想起一声凄厉的惨叫,“要迟到了啦,不行,不能给组织丢脸!!!”以最快的速度穿上校服,叼起一片吐司,真准备使用瞬移术,突然想起长官的叮嘱:为了让吸血鬼觉得我们毫无恶意,所以在校园内除非生命受到威胁,否则绝不可以使用seed的灵力-皿-..算了,跑叭--..

“碰..”很老套的剧情,撞到一个人:“对不起对不起,我赶时间,不是故意的..”胡仙仙推开那个人正准备向教学楼跑去,手臂突然被人抓住,耳边想起一声戏虐的轻笑:“小姐这么急着去哪?”

“上课要迟..”胡仙仙抬头,顿时惊叫,“红毛吸血鬼?!!!!”

“噗,今天可是周末,又见面了,血猎小姐..”祭璃花邪魅的笑着,呐能瞬间迷倒所有女生的笑容,胡仙仙一定会马上拜倒在他的牛仔裤下滴(花:那是,谁能抵挡得住我倾国倾城..浠(Cut):表示胡仙仙不是普通女人叭--..)

“混蛋吸血鬼,我告诉你离我远点,”胡仙仙一下跳出好远,“看你笑得那么猥琐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不对,好鬼,哼!”

“呃..”祭璃花的笑容维持的有些僵硬,但随即马上调整好,“呵呵,难怪雪会放任你逃走,还真是个有趣的女人呢..”

“你当我什么啊,还有趣?!!!”胡仙仙单手叉腰,另一只手指着祭璃花,可恶,我愤怒了!!!!!

“花..”祭璃雪很老套的路过了..

“雪,你来得正好,你看,这女孩是不是很面熟..”祭璃花搭着祭璃雪的肩指着胡仙仙说道...

“……”这里怎么会有血猎?!!雪不语,双手背后,凝结空气中的水汽,做出一朵洁白的蔷薇,正准备出手..花又说道:“听说是为了友好共处被分到这里的交换生呢..”

“……”依旧不说话,锁着眉,沉思的样子,学校那些主任真是太胡闹了,连身份都没查清,就接了进来,他们知不知道让血猎呆在学校有多危险..

“雪,想什么呢..”看雪的样子,花有些担忧的拍了拍他..

“没事..”雪淡淡的说了句,轻轻推开花的手,向胡仙仙走去,捏起她的下颚,力道之大让胡仙仙忍不住轻哼一声,“你叫什么名字?”

“胡..胡仙仙..”胡仙仙吃痛,说话也变得断断续续的..

“走..”雪拉起胡仙仙向理事长办公室走去..

“唉..你放开我,你要带我去那里啊,唉,慢点啦,放开我!”胡仙仙挣扎着,可是雪抓得太紧,让她挣脱不了..该死的吸血鬼,我肯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哼,等着叭--..

“好痛..”一进办公室,雪就把胡仙仙一把甩在沙发上:“你混进来想干什么?!”“你才混进来的,我是光明正大的进来上学的!!!”被这样一摔,谁不火啊,更何况胡仙仙也不是那种会忍气吞声的人..

“哦?那我再开除你如何?”雪看了看她生气的样子,突然产生了想逗逗她的想法..“什..什么?!开除,你以为你是谁啊,说开就开??!!!!”

“就凭我是这的理事长..“雪瞥了她一眼,看着桌面,嘴角蔓延意思不易察觉的弧度..

“理..理事长..”

“那..那个,你是理事长?!!!!别..别开玩笑了,你觉得我会信么,别想吓到我,哼!我可是最聪明的小狐狸!”强作镇定的某狐狸紧张的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经意间泄露了自己是狐妖的身份..

“噗,”祭璃雪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小丫头真是好好玩,“原来你是狐妖啊,血猎组织人员是有多缺失,难怪要跟我们讲和了,还收了个妖精进去..”

“你你你,不许你说组织的坏话~!狐火!!!!!”狐仙仙从小就是孤儿,被祭璃风误伤带回组织疗养,伤好后便留在了组织里,在她眼里组织就是她的家,是不允许任何人玷污的..

“水蔷,”祭璃雪投出一枚白色的蔷薇胡仙仙发出的火焰被水迅速包围熄灭,祭璃雪危险的眯起眼睛,这个胡仙仙是个危险人物,以后要多看着点,“你们组织好像有说过除非生命受到威胁,否组绝对不能使用Seed的能量叭..”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忘记了..”

祭璃雪塞住耳朵,好像会越来越有趣了,自己今天话怎么这么多,其实他不知道,在自己这么想的时候,嘴角再次上扬起不经意的弧度..

“……”

“……”这小丫头,老看着自己干什么,不自觉的摸摸脸,是不是沾上了什么东西..【浠児:咳,花痴了,我说雪你也太单纯了叭--..】

“咳咳咳,”察觉到祭璃雪在看自己,胡仙仙赶紧掩饰自己看呆了的事实,不过刚刚他笑得真的好帅诶,就是脾气太烂了..

“……”继续沉默..【浠児:雪你又来了(扶额)雪:……浠児:让我走叭..】

“其实..你笑起来还蛮好看的..”胡仙仙转头,没头没脑的蹦出一句..

“……”继续沉默,但是,雪的脸颊飘上两朵若隐若现的红云..【浠児:哇咔咔,雪也会害羞滴说..雪:……#浠児:我我我..错了..】

“我..我先出去了..”胡仙仙看他没什么反应,他不会生气了叭--..不行,快溜..

“叩叩叩..”敲门声很不合时宜的响起..

“谁”雪又恢复了那副扑克脸..

“殿下,我是任芊芊..”门外响起了一个温柔至极的女声【浠児:我表示真的词穷了..】

“进来..”继续冷..

门被缓缓推开,门外走进来的少女静若处子,不食人间烟火一般,好美,胡仙仙这样想着,任芊芊开口了:“这不是新来的转学生么,我带她去熟悉熟悉环境叭..”

雪不语,轻点了下头,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胡仙仙看着,诶,这人变脸真快,刚刚笑起来那么帅的说..

“那殿下,我们先走了..”

“雪,白白啦~!”胡仙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他说白白..【浠児:你本来就是大脑比嘴巴慢一拍的--..仙:Pia飞~】

雪愣了一下,转过头,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水..

任芊芊也愣了一下,拉起胡仙仙走出了理事长办公室..

“你跟二殿下是什么关系?”任芊芊装作好奇的问..

“我们没关系啊,你说什么二殿下,雪是二殿下么--?”胡仙仙无辜的问..【浠児:咳,人家没同意你叫他雪叭..】

“在学校里除了大殿下跟三殿下能够直呼二殿下的名字以外,别人都只能尊称他为殿下,你怎么可以直呼二殿下的名字..”任芊芊有些生气,但没有表现出来,毕竟是全校有名的淑女呢..

“啊--?”难怪他刚刚连话都不说了,是不是生气了啊,“我以后肯定注意..”“是嘛,你刚刚在二殿下办公室干什么呢00?”任芊芊的怒气稍稍缓和了点..

“没啊,他说要开除我,他笑起来好好看呢,可是为什么老摆着那副人家欠他几百万的样子--..”胡仙仙揉了揉被抓疼的手腕..

“二殿下对你笑了00?!!”再次被点燃怒火--..

“也没有啦,就是随便笑了下--..”胡仙仙说..【浠児:什么叫随便笑了下--..仙:因为作者词穷了..】

“二殿下从入学以来都是一个表情,没人见他笑过呢..”

“啊--..”胡仙仙囧了--..

---------------------------------------再次华丽丽的来了-------------------------

不知不觉的在这学校已经一个月了,再也没有见过雪,他很忙叭,我已经适应了呢..我怎么会想他,好奇怪,他可是吸血鬼,我要猎杀的吸血鬼呢--..

胡仙仙到学校已经一个月了,偶尔看见她在校园里蹦蹦跳跳的身影,想去叫住她,可是我知道这样会让她被所有女生孤立的,为什么我会这样在乎一个女生,难道..她可是血猎,我们始终是敌人..祭璃雪摇摇头,端起办公桌上的茶杯,里面..没有水..有了,每个王子不是都可以选一位女仆么..祭璃雪起身,向胡仙仙的教室走去..

“哇哇哇,是二殿下诶,他来我们班要干什么..”

“二殿下好帅呢..”

果然,祭璃雪的到来引发了一路的尖叫,他走进胡仙仙的教室:“我要挑选女仆”“啊啊啊啊,二殿下的女仆,我一定要选上..”

“我才不当女仆,我要当王妃..”苗喵喵一边涂着指甲油一边满不在乎的说着..祭璃雪走到胡仙仙面前,把象征着王子女仆的小铃铛,pia叽,扣在了她的脖子上..

“喂喂喂,祭璃雪,你干什么啊,我才不要当你的女仆..”说着去扯脖子上的铃铛..全班,瞬间安静下来..完了,她居然直呼二殿下的名字..

“这个铃铛只有我能拿的下来,放学后来我办公室..”祭璃雪丢下这句话,转身走了..

“二殿下居然没生气..”全班的心声..

------------------------------------------华丽丽的放学后------------------------

“二殿下有什么吩咐么--..”垂头丧气..

“叫我雪..”冷冰冰的语气..

“二殿下别开玩笑了,我可是您的女仆,怎么能直呼您的名字呢,,”嘲讽的语气,特别加重了那个“您”字..

“谁说你是我的女仆?”雪站起身,走到胡仙仙面前,拇指跟食指紧扣住她的下颚,胡仙仙吃痛的轻哼一声,红唇微张,雪低头,迅速吻上了那一抹幽香的唇瓣..胡仙仙张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祭璃雪,他怎么可以亲我,风都没亲过我,他怎么可以,我的初吻啊..【浠児:还能想到风,不简单啊..】门外偷看的苗喵喵看到这一幕气愤的一跺脚,若是平时,雪肯定会注意到,只是现在..呃--..

“你怎么可以这样..”胡仙仙推开祭璃雪,顺带赏了一个巴掌,太过分了..

“……”雪明显愣住了,不是因为第一次被女生打,而且自己怎么会就这么控制不住..

“我就知道,好险我跟过来了,胡仙仙,我不会放过你的..”苗喵喵轻声说完,向外跑去..轻微的响动还是惊动了祭璃雪..

“谁..”慌忙推开门,门外静悄悄的,空无一人..好险,应该是自己多心了叭,不过刚刚那一幕若是传出去,自己是没什么,只是仙仙..【浠児:哟,一吻定情,改口叫仙仙啦--..】

“二..二殿..”

“叫我雪..”冷冷的重复..

“雪..”胡仙仙貌似学乖了--..也可能是被刚刚吓傻了..

“仙仙..”

“啊--..”他怎么突然那么温柔起来..

“仙仙..我..”雪欲言又止..【浠児:雪要说神马涅,明天再写啦--..众:什么啊..浠児:求粉求留言..】

(责任编辑:MFWL117) 反馈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