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足球投注_亚运会买球_亚运会竞猜

【风起苍岚】不辞冰雪为卿热(一)

时间:18-01-11 15:40 来源:OPE体育  作者:iyouman  反馈报错

楔子

“再上前一步,杀了你!”

长剑直指咽喉,冰蓝色的凛冽幽光中映着的是女修写满不可置信的面容。

“棺材脸?!”

曾经熟稔的称呼就这样闯入耳中,可长剑主人那充满敌意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风恋晚还没有从这样极度出乎意料的局面中回过神来,当翠叶纷披的树林忽然飘落了几片溢散着杀气的雪花时,她才认清了面前的人不是同门师兄弟而是一个强大的敌人的事实。

很想问他,对师门那么忠诚的他为什么选择背叛,很想问他,这么多年他去哪儿了,很想问他,明明好不容易才见到,他为什么要拿剑指着她……

可是,已经蔓延到脚下的寒冰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她连忙向后退了几步,来不及稳住身形就没好气地大喊道:“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你这家伙还是这么可恶!”

“离开这里,否则休怪我不讲同门情面!”

“你什么时候讲过同门情面!”风恋晚忍着一把丹火融了他的冰的冲动,“今日,要么你杀了我,要么我回宗门告诉宗主你这个叛徒在这里,你自己选!”

如果他选后者,那么他还是印象中那个棺材脸,如果……

风恋晚的脸颊上挂了一滴冷汗,长袖下的手紧紧并拢了两指,还差最后一句就会将新学会的法咒默念完。

寒影重的眉不可察觉地皱紧了几分,不待他有何动作或语言,安静的冰林深处却传来一个来自少年的稚嫩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

“哥哥,发生什么事了?”

声一入耳,风恋晚惊得一怔,寒影重则是面不改色地回道:“无事,交给我处理就好。”

不知是否是错觉,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风恋晚似是感到了他语气的变化。

虽然他的神情还是一贯的冷漠,可是那渐趋平静的语调是骗不了人的,像是为了守着那人的单纯,像是不想让那人感到一丁点的危机。

竟是她从未感受过的……温柔。

这个不属于自己认知的感受让风恋晚心里震了震,她宁愿相信这真的是个错觉。温柔,这样温暖的词怎么可能用在这个千年冰山身上呢?但她的直觉告诉她,这和棺材脸叛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她记得,那人叫他“哥哥”……

于是她试着低声问道:“他是你弟弟?”

“离开这里!”寒影重的语气比之前更冷。

面对扑面而来的寒气,风恋晚先是一凛,继而恨恨地咬紧了牙关。她是在关心他啊!这个该死的棺材脸是什么态度?!

“走就走!你等着玄寂宗的人来抓你吧!”风恋晚负气地一甩袖子,将一个不怎么潇洒的背影留给原地的人。

待那粉色的身影走远后,寒影重才将剑入鞘,他的身后早已站了一名黑衣少年,若是风恋晚还没有离开的话,就会发现这少年的面容竟与寒影重有七八分相似,只是那脆弱易碎的神态绝对不会让人认错。

少年上前一步扯了扯寒影重的衣角,有些怯生生地问道:“哥哥,我们又要搬家了么?”

搬家。

听到这个在他的生命中象征着颠沛流离的词汇,寒影重抿起了唇,无言地把右手搭在少年的头上,轻轻摩挲着。而后掌心蓝光一闪,满林的冰雪消退,草木恢复了生气。

“不必。”

“可是刚刚那个女修说……”

“放心,她不会。”

……

木屋附近的毒煞木在我出谷寻觅天材地宝的时间里又茂密了不少,阳光被黑得让人不舒服的干枯枝丫割裂得零零散散,落在简陋的屋顶上,凭添了几分阴冷诡谲。

我微微皱眉。

毒煞木需要吞噬魔气才能成长,谷内确实有不少魔物出没,但在驱魔阵法的辐射下应是没有多少魔物胆敢靠近。

莫非是高阶魔族?!

心中骤然一紧,本就归心似箭的我更是将足下飞剑的速度提升到最快,两指并拢便是一道剑意,斩开本意是阻挡外人的毒煞木藤蔓。

没有任何变化的木屋闯进视野,这并未使我的忐忑减缓半分,收回了长剑,我敛去了修士的气息,尽量不发出声音地向门口踱步而去。

“咯吱——”

像是察觉我的接近,那扇颇有些丑陋却并不低矮的门开了一个小缝,扒着门框的是一只苍白得让人心悸的手,而后一个小脑袋怯生生地探了出来:“哥哥,是你吗?”

看到那个仿佛时时刻刻都处于不安中的少年,我紧绷的心神陡然一松。

“是我。”我也在试图抚慰他的惶恐。

弟弟,我回来了。

和少年的视线对上的时候,我看到他那双与我俩的母亲极为相似的眼瞳瞬间明亮起来,干净通透得让人心甘情愿去守护。

“哥哥!”听他这样唤我,外出的凶险与疲惫全都变得微不足道。

他扑过来抱住我,纤细的胳膊不知轻重地环着我的身体,若我是个凡人,恐怕要喘不过气。腰被勒得死死的,而我的心却难得的平静,甚至有暖意在心脏,随着血液流动温柔地拂过四肢百骸。

我知道,这些天他很想念我。

我知道,他怕失去我。

而我,也是一样。

这一次,我绝对会好好保护我所珍视的、唯一的血脉亲人。

“毒煞木生长迅速,我怕附近有高阶魔族。”我向他解释着方才的如临大敌是为何。

他环着我的手臂又紧了几分,片刻后才闷闷地说:“放心吧,不会的。”

确实没几分可能,前些日子那位药阁的师妹误入此地,善意地为这里留了几道高级阵法,若是恶意接近,哪怕是元婴修士也无法闯入。况且,我也在周围布下了禁制,若是有人靠近,我绝对会察觉。

看来,是我关心则乱了。

我任他抱着,等到他将力气用尽后才领着他进了屋子。他重伤未愈、身体虚弱,我扶着他老老实实地坐下,这才把储物袋中的车炎子拿出并放在他毫无血色的手掌心。

“车炎子?”他那双漂亮的眼睛划过毫不掩饰的惊讶,接着漫上了让我的心软得一塌糊涂的心疼。

我并不疑惑身为凡人的他如何认得这对疗伤有奇效的仙果。

我一直以为弟弟死于阿茕之手,竟从未想过他被魔修带走并入了魔道,尚未及冠就是成名多年的魔头。

不久前我接到的宗门任务,就是除魔。

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这个任务永远不可能完成,甚至,我,寒影重——玄寂宗的最受重视的弟子,再也无法一心证道。

好在弟弟心性单纯,选择抛弃浮名与所谓的前途,与我一起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

魔刹海自然要阻拦,弟弟的一身修为就在那时丧失,好在我护住了他;玄寂宗我不能回,正道的修道无论如何也不会认可先天魔体的存在。

这个木屋是我和弟弟一起搭建的,两个自幼修仙或是修魔的人,盖房子自然没什么好手艺,不过我却觉得这个有些扭曲的屋子却比仙阁更让人向往。

“哥哥……”他的声音忽然带上了哭腔,我心里一揪一揪的疼,眼看他大颗大颗的眼泪砸在那颗愈发晶莹的仙果上,我除了给他拭泪,竟不知该做些什么,一时心疼的不行,又懊恼着自己是个不会哄人的性格。

“若不是我,哥哥就不会总去凶险的地方找这些药材,我……”

“别说这些话。”我也随他一起难过起来,“你是我弟弟。”

(责任编辑:MFWL117) 反馈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