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足球投注_亚运会买球_亚运会竞猜

【风起苍岚】不辞冰雪为卿热(二)

时间:18-01-11 15:40 来源:OPE体育  作者:iyouman  反馈报错

老天不公,竟给了他先天魔体的体质,幼时为了隐藏,他被剥夺了成长的资格,而被掳到魔门后又不知受到了怎样的折磨,如今竟还要继续东躲西藏。

还是我太弱小,若是我修为够高,若是我足够强大,弟弟又何须受这样的苦难,此时又何须自责?

我不知我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他,只能重复一遍:“你是我弟弟。”

父母为了护住弟弟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他们不曾后悔,而我,更是毫无怨言。

“哥哥,我想出去。”

我搅着药粥的动作一顿,抿了抿唇,还是硬下心来说了两个字:“不行!”

虽然并未在附近发现魔刹海或是玄寂宗修士的身影,但我不愿也不能冒这个险。

那个噩梦般的事件发生时,弟弟还是婴儿的姿态,魔刹海破了项圈上的禁制助他成长,如今的他也不过是十四五岁的模样,脸庞小小的,漂亮得像是女孩子,甚是惹人爱怜。

如今他正用那张巴掌大的笑脸摆出了一个极为失望和委屈的神情,像是在拷问我的心脏。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离开过这个木屋了。”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的语调。

我垂了垂眼睑,心中有轻微的刺痛划过。

我的世界并不算大,寻回面前的少年后,便再也不会向往其他。

但我如何忍心……将我的弟弟也囚禁在这个狭隘无趣的世界?

“哥哥……”他走过来扯着我的衣角,用那双盛满了哀求的眼睛望着我。

我咬着下唇,却还是要让他失望了。

我将他拥进怀里,用尽我所有的歉意说了句,对不起。

从那以后,弟弟便没有再提过要出去,只是我能从他望着窗子出神的面容上看出他对外面世界的向往,每次我心软得想要带他出去看看哪怕一个时辰,那夜的大火就会在我的脑海里熊熊燃烧,去世的父母早已模糊的面容在我眼前浮现,让我狠下心来不去纵容。

然而,我还是挨不过他那委屈中夹杂着隐忍怒意的眼神。

那天,我将我能想到的准备都做了以后,弟弟扯着我的袖角,兴高采烈地跑出了这个对我来说温馨、对他来说却是煎熬的屋子。

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他这样高兴的样子了,紧张担忧的心神也在他的笑声中渐趋平静。

出了山谷便是个荒凉的村子,我们并未在这里停留,而是去了前方那个相对繁华的城镇。不知是谁家有了喜事,整个镇子喜气洋洋,锣鼓声天、万人空巷,红色的灯笼挂满了人头攒动的长街,刻着双喜字的牌子高举得远在街尾都能辨认,穿着红衣的迎亲队伍每个人脸上皆是真诚喜悦的笑容,不停地对着周围道喜的人道谢。

弟弟一直攥着我的袖子,带着我像游鱼一样在满是震耳笑声的人群中移动着,不一会儿就挤到了前方,视野瞬间开阔,可以毫无阻碍地看到迎亲队伍,十六人抬着的大红喜轿尤为显眼。

新郎在举着双喜字的两人后方,骑着绑着丝绸喜球的高头大马,满面春风得意。

他是一名修士,修为是筑基初期。

只是不相干的人吧。我这样想着,不着痕迹地将弟弟护在身后。

就在这时,骤变突生!

一名修士一跃而起,灵气聚在掌上便拍到了轿顶,精美的大红喜轿顿时四分五裂!

人群中有人尖叫出声,有人四处逃窜,有人停在那里看热闹不嫌事大,诸如“抢亲了!”之类的言语不绝于耳。

迎亲队伍中的高手和新郎同时出手,欲控制住那贼人,却被贼人的灵气震开。

贼人半步不离喜轿,直到将那破碎的轿中穿着华贵喜服的女子拦腰抱起!

我本是不欲理睬这桩闲事的。

谁却料到,那贼人的动作惊起了新娘的红盖头,璀璨金凤冠下那精致的暖橙色盘发像是能够灼伤人的双眼。

——是风师妹。

我整个人如遭雷击,心中浮现出的第一个念头竟不是要赶快躲避玄寂宗的人。

说起这位风姓师妹,我不记得与她相识是在何时,印象的起始她便是药阁首席长老的亲传弟子,我作为掌门师兄,与她有过不少接触。她聪慧多艺,有勇有谋,同时也值得交付信任,同她一起做任务让人感到一种别样的酣畅。

这般绝艳耀眼的同门,我没理由不去欣赏。

而这位我所欣赏的师妹,竟要在风华初成之时嫁为人妇——这不可能,沐长老绝不会同意将他的徒弟托付给一个仅仅是筑基初期的修士!

无论风师妹出现在这里是何种缘由,我不能让她在我面前被人带走!

就在我的掌心触到剑柄时,那贼人也望见了金色流苏下新娘的面容,却瞬间脸色大变:“你不是我娘子,你是谁?!”

风师妹白着脸色不发一语,贼人连忙施法解了她的禁制,就听她气急败坏地喊道:“你来晚了,你娘子早就跑了!”

贼人面色阴晴不定,忙将风师妹丢下,新郎等人早已围上来就想将他擒住,他与几人缠斗了几个回合,终是拼着重伤逃了出去,新郎等人也匆匆追赶。

一时,风师妹倒是无人管了。

看她又羞又恼地摘着头饰的狼狈模样,我也猜到她是被人阴了一把,见她无碍,便也没了出手的必要。

热闹看到这里就要散场,我和弟弟正准备离去,却听她隔着十几个人喊了一声:“棺材脸!”

我选择忽视,只顾着领着弟弟向前走。

她的高跟仙履敲在地上的哒哒声音愈发急促而接近,我不禁皱眉,竟有种这个情景有几分似曾相识的错觉。

“哥哥……”弟弟悄悄提醒我后方有个熟人,我也轻声对他说,不必管。

谁知,一个“管”字的话音还没落,我的胳膊就被人紧紧抓住:“可恶的棺材脸,竟然又不等我,这次总算抓住你了!”

我惊讶地回头望着这个上一秒还在几米外的人,意识到了她用了法术,却不解她那“又”字是何缘故。

我刚要开口让她放手,她却像知道我要说什么一样,急忙说道:“别急着赶我走!你弟弟的伤还没好,我可以给他疗伤!”

她的脸上就差没写着“我想帮你”四个大字。

我不懂她为什么想要帮我这个叛徒,却忆起了之前的数次任务中她那让人钦佩叹服的种种举动。

偏过头望了弟弟一眼,却见他低着头似是在思索着什么,墨色的长睫挡住了那双晶莹的眼瞳中的情绪。注意到我的视线,他抬头望着我,那数月不见红润的面庞打破了我的犹豫。

眼下,确实没有比风师妹更优秀或是更值得信任的大夫。

(责任编辑:MFWL117) 反馈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