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足球投注_亚运会买球_亚运会竞猜

【风起苍岚】不辞冰雪为卿热(三)

时间:18-01-11 15:40 来源:OPE体育  作者:iyouman  反馈报错

人来人往的街上不是谈话的好地方,风师妹早已知晓我与弟弟的事情,我迟疑了片刻便让她随我们一起回了木屋。

数月来毒煞木又长高了几寸,冷风中摇摆的藤蔓纸条像是魔鬼挥舞着干枯的手,风师妹的脚步顿了顿,我疑惑地望着她,她笑着摇了摇头,便随我们继续向前走。

屋子里只有我和弟弟两个人住,没有招待客人的东西,我将自己的杯子用灵气洗得干净如新后才从储物袋中取出搁置得快要忘记的灵茶,泡了一杯给风师妹端去。

他俩坐在唯二的木凳上,我站在一旁,弟弟想要将他的凳子让给我,却被我摁着肩膀不准起来。

在我泡茶的时候,风师妹似是已经为我弟弟诊断完毕,她的面色很不好看。

见我端茶过来,她抬头焦急地望着我,那近乎扭曲的神情让我疑惑不已,她张口欲言,却又忽然偏头望了望我弟弟,继而咬了咬下唇,一滴冷汗挂在她白皙的面容上。

我心中一沉,忙问道:“我弟弟怎么样了?”

她一口气喝了半杯茶,紧张的面色有所缓解。

“死不了。”她重重地撂下茶杯,这三个字几乎是从她牙缝里挤出来的,“活个一千年不成问题!”

像是在讽刺“祸害遗千年”似的,我怎能允许他人羞辱我弟弟,冷着脸色刚欲斥责,眼神却不经意间瞥到了弟弟,他正用无波的眼神直直地望着风师妹,纯真的面容上挂着一抹极难察觉的微笑,神秘而让人心惊。

我心里一颤,面上却不显,只是若无其事地将视线移回风师妹身上,颇有些冷漠地说:“治不了就请你离开这里。”

像是被我的语气冻伤,她用难以置信甚至有点受伤的眼神望着我,像是以为我觉得她让我空欢喜一场。

我也回望着她,尽管我面无表情,可多年修习冰系法术却使我一举一动都散发着冷气,这样的普通的表情在他人眼里大概就是极地寒冰一般冷漠。

僵持了片刻,她叹了口气,摊摊手道:“是我学艺不精,我马上就离开。”

说着,她站起身来,负气般直直走出屋子。

我将她送到屋外,又助她移开了密密麻麻的毒煞木。

离开前,她喊了我一声,我以为她想告诉我一些事情,却听她说:“那个城镇有魔修靠吸取高阶修士的修为来修炼,你是金丹修士,小心点。”

我点了点头,便转身回去。

推开家门,却见我弟弟正气鼓鼓地望着门口,准确的说,是望着我。

我从没见过他这幅“我不开心快来哄我”的模样,忙投给他一个疑惑的眼神。

他却扭过头去:“哼!”

我:“……?”

“你是不是喜欢刚才那个女修?”他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盯着我,一双漂亮的眼瞳却泛着水汽。

我微微一怔。

他对风师妹抱有敌意是因为这个?

一刹那,一切怀疑全部烟消云散。

我心情大好,走过去揉了揉他的头顶,想说我不喜欢风师妹,但不知是何原因,这句话竟无法说出。

他顺势紧抱住我,委屈地说:“你是不是想和她成亲,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这是吃醋了?我倍感无奈,连忙放柔了声音跟他解释,我无论如何都不会不要他。

像是听了很受用,他的态度也软了,只是抱着我止不住地撒娇:“哥哥,我们永远在一起吧,就我们两个。”

他这样说了好多遍,我也记不清我到底答了几个“好”字。

毒煞木遮天蔽日,整个山谷即使是在白天都有种夜幕降临的错觉。

夜晚,月光照不进这里,几乎纯粹的黑暗将我和弟弟笼罩。

我是金丹修士,不需要过多的睡眠,经常打坐修炼到天明,但只要弟弟抱着枕头蹑手蹑脚地钻进我的房间,我绝对会陪着他一同休息,因为我的灵气偏寒,怕修炼时将熟睡的他冻伤。

上半夜弟弟缩在我怀里,胳膊也搭在我的身上,说实话这样睡着并不舒服,但我对他一向纵容,便从未提起过这件事。后半夜不知怎的他松开了我,我得以做了个梦,梦里的画面零零散散,好像很令人伤痛。

次日我朦胧着醒了,记忆还没有归位,而一个女孩的面容却浮现在我脑海。

我一惊,顿时清醒了。

弟弟还在睡着,我给他盖好被子,轻手轻脚地到了厨房给他熬粥。

我是修士,早已辟谷,而弟弟是凡人之躯,自然是需要一日三餐的。

待到粥熟,我舀了一杓到我碗中,想试试薄咸,却不想忽然有双手从炉子正上方的窗户伸进来,夺过我的碗便尝了一口。

她倒是不嫌烫,将半碗粥都喝尽了,还舔舔唇边意犹未尽。

“想不到你还有人妻属性,要是让宗门里的师妹们知道了,肯定对你更加死心塌地。”

犹豫了很久,我还是没告诉她这个碗尚未用灵气洗过,我浅浅地望了她一眼,用不会吵醒我弟弟的声音说道:“你来做什么?”

她把用过的碗还回来,同时递来的还有一枚看不出品阶的丹药。

“你的粥我可不是白吃的,这是报酬。”她摆出“我不想欠人情”的姿态。

我十分怀疑她本打算将这枚丹药白送给我,闻到了粥的香味才给自己的慷慨找了个理由。

“我不能收。”我只接过了碗,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她的东西总是那么珍贵,我还不起。

她却灵巧地躲过火炉跳了进来,直接拉起了我的手,掰开了再把那枚丹药塞进去:“拿着吧,这是经验丹,给你的。”

说着,她竟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了几分肉痛,偏过头去喃喃了一句:“要不是怕你修为太低被你家那魔头吸干了,我才不把我升级用的经验丹给你呢。”

只是她轻声嘀咕的这句我并没有听清。

很奇怪,以往做任务时她都是一副败家子的样子将好东西分给同门,能让她不舍成这样,这经验丹到底稀有到了何等地步?

我更不能收,再三推脱,她气得咬牙切齿:“不要就扔了!”

语毕便施了个法术离开。

站在陡然安静的屋子里,我的心里莫名有些空落落的,她离开前的那句话不知为何让我有几分不舒服,像是有愧。

我知道,这枚丹药还不回去了。

或许是和她争吵的声音大了些,弟弟揉着惺忪的睡眼一摇一晃地走了出来,问我刚才怎么了。

“没什么。”他不喜欢风师妹,我也不想说她的名字惹他不高兴。

丹药微凉滑腻的触感在掌心提醒着我它的存在,我将它递到了弟弟面前:“给你的。”风师妹给的丹药,总不会是有害的。

弟弟对我也是十分信赖,接过丹药后也没问它的来历,只是很开心地说了声谢谢哥哥。

几日后我又去外面为弟弟寻找温养身体的宝物,归来后弟弟颇有些难以启齿地说:“哥哥,你出门前给我的那枚丹药,还有吗?”

“没有了,就那一颗。”我如实说道。

(责任编辑:MFWL117) 反馈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