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足球投注_亚运会买球_亚运会竞猜

【偷星同人文】情缠(沧玄文)番外篇一

时间:14-01-21 15:53 来源:OPE体育  作者:iyouman  反馈报错
番外一、弥留之际
  
  身体每一寸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五脏六腑如有千万根针攒刺,一度痛得令他昏厥。这是他在病床上的第三天,克洛斯病毒已经侵蚀到肝脾,他的身体免疫力大幅衰减。伴随并发的炎症,他还发了烧,39°的高温,急坏了身边每个人。
  
  四月日夜不离的守在病床旁,这个坚强的女孩子此刻哭得像个泪人,一遍又一遍哽咽着重复“玄月哥哥”,泣不成声。三月怕她熬不下去,几次想拉她休息,然而她只是不停的自责,认定是自己害了玄月哥。
  
  毕竟,那唯一一粒可以缓解克洛斯病毒的胶囊,被玄月拿它作为交换,从缪尔手中换回了她和她的亲生兄长——十月。
  
  炎十已经认祖归宗,并改回了原本的名字,十月。在得知真相后,他疯了一般动用路卡家族和警界所有势力,全世界寻找克洛斯病毒的解药。可惜,一无所获。
  
  罗伯特曾说过,七天之内,找不到解药,哪怕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玄月先生。他说这话时一脸沉重,那种从眼底露出的惋惜和悲悯,仿佛就是医生在对病人家属宣布死亡,只不过时间提前了而已。连罗伯特这样医术超绝、又致力研究克洛斯病毒长达十年之久的名医都坦言无救,那么希望又该是何等渺茫?
  
  莫莉安不顾合家上下的反对,坚持留在他身边,她说,他死了,她也不独活。这个向来温婉听话的女儿少有的决绝震惊了莫父莫母,他们同意她陪他最后一程,但在这之后,她必须回到莫家,并以大小姐的身份嫁给卡伦卡亚贪狼。
  
  “玄,你知道吗?很小的时候,从我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上你了。虽然你一直都在笑,但我总是觉得,你很寂寞。我一直很努力想要成为让你不那么寂寞的那个人,可是……似乎失败了呢……”她仰起脸,笑着流泪,“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你心里一直都住着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就是沧月小姐。当时真的很不甘心,明明是我先遇见你的,明明这么多年是我陪你一起走过的,为什么偏偏你会爱上那个冷冰冰一看就让人害怕的女孩子呢?可是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因为陪你走到最后的人是我,不是她……我很满足了。”
  
  莫莉安的情,他从一开始就看穿了,但因为索伦莫家的关系,他一直都选择了回避而没有直面拒绝。这样纠缠不清,才会造成今天她情根深种,无法自拔。
  
  他是有一定责任的。
  
  对于莫莉安,他始终是愧疚怜惜多于其他感情,他待她,可以是妹妹,可以是朋友,但不能、也不会是恋人。
  
  不爱,就是不爱。
  
  又何必给她虚假的希望?
  
  身体痛得分崩离析,但神智无比清醒。他能清楚听见身边每个人说话,但动不了,也开不了口。这就是克洛斯病毒折磨人的地方,它要让你万分清醒得承受身体的痛苦,受尽折磨,才让你死去。
  
  玄月不惧死。
  
  从不惧。
  
  但在死前,他还想见一个人。
  
  一个他承诺过会和她一起看泰山日出、珠穆朗玛登顶的人。
  
  他们之间,没有什么生死之约,也没有山盟海誓,不弃不离。只是很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
  
  他说,他若死了,会提前安排好一切退路,不让任何人、任何事伤害到她半分。
  
  她说,他若死了,她会活下去,代替他走遍山川、周游世界,去马尔代夫度假、去西西里岛的看海、去泰山赏日、去珠穆朗玛登顶……
  
  玄月毫不怀疑她的话,她绝不是那种会为了爱情死去活来的人。她那么坚强,坚强到根本不需要人担心。他知道,哪怕他死了,她也会好好活着,而且活得比任何人都精彩。
  
  在交出那颗续命胶囊前,他就安排好了一切。黑月公司上下交给十月打点,他很聪明,对公司业务上手极快,而且有夜莺卡门等人的辅助,纵使不至于击溃卡伦卡亚,但自保绰绰有余。堕天使这边的事情由伊峙全盘接手,他统筹全局的能力毋庸置疑,而且还有忠心耿耿的鸠从旁协助,也不用太担心。三月经过这些年的训练,已有足够能力保护小四。老爷子的权被彻底架空,再掀不起波澜,莫兰被赶回了索伦家,King和Joe被送到国外念书……
  
  每一个人,他都安排好了。
  
  而她,他郑重的拜托六翼,那个寡言冷峻的男人。
  
  他相信,六翼会用性命守护她,和过去十几年一样。
  
  不惜一切。
  
  那么,该放下了吧。
  
  他这样告诉自己。
  
  人往往在死前会回忆起自己的一生,他也不例外。但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他的大半生都活在老爷子的控制下,空白得无所谓。直到遇到她,这苍白的人生才添了一抹颜色。
  
  小沧、小沧……
  
  起初只是戏谑的称呼,却渐渐萦绕于心,融入了骨血,再也无法忘却。
  
  那么现在,她又在哪里呢……
  
  他决定交出胶囊的那个晚上,她就独身一人离开了。
  
  这妮子,不会是负气了吧?
  
  他如是般想着,唇角微微上翘。
  
  突然,一阵异香袭来,撕心裂肺的疼痛消失无踪,他整个人如置身云端,轻飘飘的,极为舒适。这股香味他再熟悉不过,就是当年在车上他用来迷昏沧月的“曼珠沙华”。
  
  是谁?
  
  意识模糊,神智也开始涣散……
  
  他强撑着想要看清来人,却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
  
  有发丝落在颊边,微微的发痒。
  
  是谁……
  
  忽然,一滴冰凉的泪落在额头上。
  
  “玄月,我算栽在你手上了!”
  
  浓浓的自嘲,还带有深深的叹息。
  
  但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
  
  是她,是她!
  
  狂喜涌上内心,他从来都不知道他还会有这种情绪。然而,“曼珠沙华”的药性催人入睡,尤其是她还加重了分量,迫得那努力想要撑开的眼皮沉如灌铅,他只支撑了片刻,终于抵不住那股强烈的睡意将他拖入深渊。
  
  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他听到了她的最后一句话。
  
  ——“我不会让你死!”

(责任编辑:MFWL117) 反馈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