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足球投注_亚运会买球_亚运会竞猜

【偷星同人文】情缠(沧玄文)五

时间:14-01-21 15:53 来源:OPE体育  作者:iyouman  反馈报错

31.

青榕路段,在距离路卡家还有五百米的地方就已看不见车流行人。据玄月说,此地是路卡家族历任家主的居所,几经辉煌,还曾接待过一些国家元首。经过后人大量的财力人力投入,慢慢建成了如今的规模。

一千亩的占地资源令它大得像个风景区,处处可见精雕细琢的工艺塑像和秀丽优雅的园林景区,池塘、喷泉、花圃、游泳池……她甚至还在草地上看见了专人饲喂的牛羊!

要不要这么有田园气息?

“啧,比你那迷宫别墅好多了。”沧月忍不住啧啧赞道。

玄月笑着没应她话,挽上她的手臂,在一众佣人标准的90°鞠躬中,一起步入正厅。

外面是赏心悦目的天然景色,内里就是张扬奢华到炫目的璀璨。用金碧辉煌、画栋雕梁这些词语来形容,完全不夸张。就是Z国古代帝王的居所,也莫过于此。

沧月正忙着感慨,忽然,心头一跳。

这是她多年特工训练出来的敏锐直觉。

在二人男左女右的走进正厅的一瞬,她猛地转身将玄月往外一推,同时侧跃,抽出来的左手往腰间一拔,利落的甩出。

砰。

一声消了音的嘶哑枪声,随即有一颗子弹打在了方才沧月的所站的位置。

几乎是同时,有人从二楼上栽了下来,发出巨响。胸口处,嵌入了一把锋利无双的匕首,已然断气。

沧月一脸漠然的上前,将匕首拔出,就着那人的西服把刀上血迹擦干,缓慢的站起身来。

“小沧!”

虽然在生死关头差了她那么一分直觉,但反应过来的玄月迅速来到她身边,仔细检视一番,确认没有伤口后,漂亮的凤目微微眯起,一丝危险的光从眸中掠过。

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杀人!老爷子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吗?

“你爷爷好像不欢迎我啊!”沧月嘴角一勾,嗜血的笑容极为可怕,刚才那情形,要是她的反应慢上一拍,此时倒在血泊中的就是她了!

玄月扣住她的双肩,声亦沉了:“不会有下次,我保证。”

沧月冷哼了一声,蓝眸四下一扫:“二楼还有俩把狙击枪呢,你打算怎么办呢?”

玄月没有回答,只是问:“你快还是他们快?”

“当然是我。”肯定的语气没有一丝犹豫,仿佛这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情。

玄月微微一笑,正想说话,忽然老爷子森冷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玄月,你干的好事。”

老爷子、莫兰、King、Joe、小四还有莫莉安都在正厅里,除了老爷子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其余所有人都站立在他旁边。

刚才那一幕,尽入眼底。

没把沧月弄死,莫兰恨得拧了拧手中的巾帕,同样Joe和King也暗暗跺脚,埋怨那人不争气。毕竟Joe被沧月折断过腕骨,到现在还没复原!四月则微微挑了挑眉梢,对于沧月绝妙的反击,她有些欣赏,也有些惊讶。

至于莫莉安,她本是不赞成这样做的,毕竟如果狙击手失手的话,万一伤到玄可怎么办?没能成功,但也没伤到玄,她微松了口气,但很快有股无法掩饰的失落感从心底升起。是的,在那一瞬间,她曾那样真切的渴望过,杀死沧月!那个念头是如此清晰,几乎要盖过玄月的安危……天呐,她怎么能有这样可怕的想法?

愧疚的情绪漫上心头,莫莉安脸色煞白,几乎要晕倒。

人的本性就是这样,在某一个霎那,会闪过令人吃惊的恶毒想法,尽管日后会为之愧疚、忏悔,但无可否认,那是心底最真实的写照。

“爷爷,请问这是怎么回事?”玄月拉着沧月的手走到老爷子面前,他的礼仪从来都很周到,但这一次他没有先向莫兰等人问候就直接质问,显然已是动了真怒。

“怎么回事?就是你看见的那回事呗~”莫兰插嘴道,“可惜了,没把她给杀了。”

玄月眉头一皱,要开口,被老爷子喝断:“闭嘴!”

莫兰立刻噤口不敢再说。

老爷子如老鹰般锐利的目光在沧月身上来回扫视,那种眼神,好似要将她生吞活剥,连对上一眼都会叫人害怕到颤抖。然而,沧月怡然不惧,大大方方的抬眼,与老爷子对视,淡定自若,神色漠然,像是丝毫不把对方当回事。

“你就是沧月?”

点头:“我就是。”

“哼!”老爷子的龙头拐杖在地板上狠狠一敲,冷硬的声响像是回荡在每个人的心头一样,叫人一震,“一点礼貌也不懂,玄月就是这么教你跟长辈说话的?”

沧月扬眉,尖细的下颔一抬:“礼貌这东西因人而异。见人说人话,见鬼嘛,自然说鬼话了。”

“放肆——!”老爷子的狮吼功威力不减当年,这一声几乎要把房梁盖给掀了。老辣狠厉的眼珠子里再不浑浊,反而透出一股骇人的寒光。他不再对沧月说话,视线一移,落到了玄月身上,“你就让这个女人如此肆无忌惮吗?”

在老爷子面前,玄月从来都是低眉顺目从不反驳,有着惊人的听话和孝顺。最起码在莫莉安眼里是这样。

可是这一次……

“爷爷,您难道不想就刚才的事情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咚。

闷沉的声音依然是龙头拐杖发出来的,但这次不是敲在地板上,而是直接打在了玄月的肩头。他不闪不避,任由那金属制的拐杖当空落下……

“玄!!”莫莉安掩口惊呼,几乎就要冲了上去。

可玄月只是握了握他身边女人的手,面对探寻的目光低声说了一句:“没事。”

他的眼睛里,竟是完全没有自己的影子……

“玄月,你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和爷爷顶嘴吗?”老爷子的眼神越来越阴狠刻毒,他本来以为自从十三年前那事儿后,这个孩子已经听话了,会完完全全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做一具最趁手的工具。可是现在……

玄月淡淡回答,平静的声音里却有自一股坚定:“她是我女人。”

“好~好得很……”老爷子阴鸷诡谲的声音辨不清喜怒,“听说你们还有个儿子?”

“是。”

“为什么不带他过来?”

玄月还没来得及开口,沧月已冷笑一声,抢断道:“带过来给您老一枪打死?”

莫兰尖酸道:“是不是玄月的儿子还难说,也许是这女人外面的野种,可别随便带个孩子回来就说是我路卡家族的血脉。”

“兰姨若是不信,这里有亲子鉴定书。”玄月扬了扬手中的档案,这是他事先找人做好的,绝无漏洞,“爷爷,我带小沧过来,是为表我们的诚意。如果您愿意承认她和辰辰的身份,下一次我们自然会带辰辰过来,和您这位祖父见面。当然,希望接待我们的,不再是子弹。”

玄月的话绵里藏针,表面上毫无错处可挑,内里也是潜在的威胁。他言下之意就是,你不承认她们母子的身份,就别想见你曾孙。

对于这位爷爷,玄月再了解不过。他痛恨一切出身卑微还妄图玷污路卡家族的女人,从十月和四月的母亲水沐,到现在的沧月,他都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然而对于路卡家族的血脉,他还是想留着,掌控在手中……

“爸,您不能承认这个女人和那野种,她们来历不明,万一是卡伦卡亚派来的……”莫兰见老爷子不说话,似乎在动摇,忙不迭开口劝说。

开玩笑,玄月她还没收拾,再来个曾孙岂不是更坐定了他路卡家族继承人的位置?


(未完待续,下一期为番外篇)

“兰姨,不知兰姨还记不记得上一次,来悉兰别墅做客的事情……”玄月将一卷录像带丢给了莫兰,“托您的福,小沧在床上躺了几天。我想,媒体应该对这段录像非常有兴趣。”

莫兰心头狂跳,他说什么?录像?难道是上次……

“你、你居然威胁我?”她再顾不得保持什么贵妇风范,指着玄月的鼻子尖声叫道,“你们是故意的!”

那段用沸水泼伤沧月、还有辰辰大哭的视频,若是流到媒体手上,自然会大造一番恶婆婆欺负媳妇儿伤害孩童的谣,若是这样,群众自然会给沧月和辰辰加不少的同情分,而自己、自己一向温婉贤淑的形象也将破坏殆尽!

可恶,当时怎么没想到他们会来这一手?

莫兰气得脸都绿了,可惜这事儿老爷子还不知道,瞥了她一眼,投来疑惑的目光。

她咬牙切齿的将这事儿低声和老爷子说了一遍,后者立刻怒瞪她一眼,教训道:“不知轻重!”莫兰也委屈,可对这位公公她很明显没胆子反驳,只敢唯唯诺诺的称是。

“爷爷,”玄月又拿了一份文件,“这里面是我上次承诺的,黑月公司20%的股份协议转让书,我想用它,换取我的婚姻自由,希望爷爷好好考虑。”

说起这个,黑月公司最大的股东是老爷子,掌握了60%的股份,其次才是玄月有30%,他若肯一次交出20%的股份,那么老爷子将能掌控整个黑月公司的经济命脉。虽说玄月是公司总执行长,但作为董事长,他将有权做出任何决定……

这个提议,不得不让老爷子心动。

他一直最想要的,就是能彻底控制黑月公司,可惜这个孙儿手段实在太厉害,公司上下部门的主管人员他是一个也安插不进去。若是、若是能得到这部分股份,那么……

“好了,我再考虑考虑。” 

 

32.
  
  走出路卡家已经下午2点,老爷子没有明确表态,但看那副模样显然是动了心。而莫兰,似乎也在考虑若是能为King和Joe俩拿到10%的股份,那么将来在黑月公司,他们会与玄月平起平坐。大家各有各的算盘,明面上的交锋,看上去是要到此为止了。
  
  离开时,玄月唇角一勾。
  
  很好,一切都在计算之中。
  
  “刚才真想杀人。”大门口,正等着老吴开车过来的沧月忽然说了这么句。她脸上没半点表情,话语也一片平静,但不知怎么的,听上去就带了那么一分狠,让人无法忽视。那种从无数次真刀真枪里闯出来的人身上,都有着那么一股子肃杀气,没人会怀疑他们话里的真实性。
  
  玄月一笑:“可你忍住了。”
  
  “这不正是你希望的吗?”沧月眉梢一挑,“说真的,你们那弯弯绕绕的兜圈子看着都烦,依我的话,直接大开杀戒,看不惯的直接宰了就是。”
  
  这是沧月一向信奉的强者条约,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敢把枪杆子对准她的脑袋,她就敢扭断谁的脖子叫他好看!
  
  若在以前,刚才那情形她早就动手屠戮了。反正就两杆G22A1狙击步枪,她有十足的把握杀人夺枪。再者说,路卡老爷子和那莫兰夫人等重要人士都在场,随便劫持一个也能平安出来。
  
  可她没有。
  
  因为身边这个男人。
  
  “小沧,用不了多久了。”玄月回望了一眼路卡家族,目光深邃,“只要伊峙找到当年的证据……”
  
  “当年?”
  
  “嗯……当年沐姨和我父亲的死,以及——”眸色一沉,“我母亲和伊城管家的事情。”
  
  当初查阅路卡家族资料的时候,沧月看到过有关这一段往事的记载,玄月的母亲玫依夫人和他父亲自小定下娃娃亲,二人长大以后依约结婚,玫依夫人的家族产业很快被路卡家吞并。而她也在怀上玄月五六个月的时候传出了她与管家伊城有染的消息,当时媒体大肆宣扬,闹得c市人尽皆知,伊城管家在事后失踪,人间蒸发一样再无人见过他,而玫依夫人也在诞下玄月后忧郁而亡。
  
  难道这其中,还有不可告人的秘辛?
  
  他这么极力的隐忍,是为了等待时机成熟的时候吗?
  
  不知怎么的,瞧着那细碎的阳光洒在他近乎完美的侧脸上,笑容依然无暇如玉,却突然的让她有那么点心痛。自出生起就失去了母亲,日夜活在这样勾心斗角的家族里,他为什么还能笑得这样温暖……
  
  在这一刻,她几乎忘记了这个男人恶魔式的蛊惑邪魅,也忘记了这样的笑容,是他最完美、最无懈可击的面具……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他似乎也察觉到了她难得柔软的目光,轻声发问。
  
  “啊,没什么。”回过神的沧月立刻调头,没有看见他嘴角的笑意是从未有过的温软。
  
  看来,感情并不是他单方面的一厢情愿呢……
  
  回到别墅,沧月的心情有点烦躁。因为有一股很奇怪的感觉一直梗在心口,上不上下不下的,弄得她非常不顺。于是沧月很果断的去了健身房,里面正好有保镖在进行搏击训练。
  
  “夫人……”保镖队的总负责人阿切彻一见她进来,赶紧行礼。
  
  沧月不耐烦的一挥手,几步登上台,随便冲着一个新保镖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夫人,您这是……?”看沧月的架势像是想搏斗,这可让阿切彻心里暗暗叫苦,这位夫人可是少爷的心肝宝贝,瞧她那纤腰细腿的,要真被弄伤了少爷肯定要撤了他的职!
  
  沧月眉一凝:“有意见?”
  
  “不敢不敢……”阿切彻只好快步走到那个跃跃欲试的新保镖面前,低声训道,“都给我放机灵点!弄伤了夫人,少爷撤我之前老子先灭了你们!”
  
  新保镖登台三十秒后……
  
  被一脚踹出了台子。
  
  还好沧月下手有分寸,只让他跌了一跤,没受什么重伤。
  
  但这已足以让在场人员全体石化。
  
  十分钟后,局面演变成了十几个人一起围攻她一个……
  
  阿切彻瞧得目瞪口呆的同时,忍不住在心里叫道:少爷您娶了个什么老婆啊?照这架势练下去,用不了十天半个月,这批保镖就要成为新一代高手了!
  
  在沧月在健身房里发泄情绪的时候,玄月正在别墅的地下密室里审问几天前擒到的大盗九月天。之前他让伊峙来审问过,想要抓出枪击炎十的真正凶手,可惜一无所获。
  
  “大人!”
  
  守卫在地下密室里的不是那些中看不中用的保镖,也不是路卡家族秘训出来只忠诚于路卡家族的“影卫”。而是他一手栽培,精心训练出来只忠诚于他一人的“堕天使”!
  
  事实上,“堕天使”的名号在黑道早就打响了,暗杀、走(蟹)私、军火这三样是他们的主要渠道。本来一开始只在Z国及周边邻国活跃,但很快有东南亚的军火商找上了他们,由此搭线,名声也在道上越来越响亮。迄今为止,亚太地区已完全掌控在他们的手下,可以说你只要想在这片地区活动,就避不开“堕天使”这个最大的黑道组织!
  
  而这个组织的首脑人物,人人只知其名为“路西法”,手段高超,神鬼莫测,却无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甚至连真实面目也不曾有人见过。
  
  鉴于堕天使的活动频繁,名声太响,Z国早在几年前就把此人列为头号通缉犯,可惜通缉了这么几年,连根毛都没抓到,更别提什么缉拿归案了。为此,也算国安局雇员的破军曾狠狠吐过槽,说这些情报工作人员整天吃屎,还不如那些狗仔队呢查了这么久连路西法一张照片也搞不到,至今是男是女都还分不清。当时也在场的贪狼淡定表示,若这路西法是美女,他肯定立马叛离VV投靠堕天使!
  
  “大人,按照您的吩咐,我们没有对她用刑。”在堕天使中,除了首脑路西法和一直担任军师角色的总司伊峙外,第三号人物就是鸠,这个杀手榜上排名第五的男人。他刚强坚毅又冷酷无情,对于路西法的命令,无条件式服从,是玄月的心腹之一。
  
  打开设有密码锁和声音辨识器双重保护的铁门,二人一路往下,走到了地下密室最深处的一间牢门前。
  
  这间牢房很特殊,是由钢化玻璃建成,但在玻璃上采取了鹰眼的设置,使得外面可以清楚得看到里面人的一举一动,而里面人却看不见外面。
  
  九月坐在唯一的一张椅子上,不哭不闹,平静镇定。失手被擒的后果她早有心理准备,这几天来,有饭她就吃,有水她就喝,有人问话就当哑巴,她像是什么都不在乎了一样,叫前来审讯她的人无可奈何。
  
  站在玻璃门前,玄月负手而立,他只淡淡对着话筒说了一句话:“你的同伴还在c市找你。”就是这么再简单不过的一句话,让九月瞬间变色。
  
  她知道玄月说的是谁,是从小到大抚养她长大、和她形影不离的Q博士!
  
  “你们抓住他了?你想怎么样?”
  
  这些天来,九月终于开口,说出了第一句话。
  
  鸠面上毫无表情,可心中对玄月的佩服已到极点。他们用尽了除动刑外任何办法,就是不能让她开口,但玄月的一句话,就让她变色相询,可以说是一针见血。
  
  “他的平安,取决于你。”
  
  九月也聪明,马上反应过来:“你想要什么?”
  
  “既为大盗,值钱的东西想必不少。”
  
  九月被他拿住软肋,只能应道:“你想要什么我可以给你,只要不伤害他!”
  
  “很好,只要你合作,我可以让你平安离开。”
  
  堕天使虽是黑帮,但也极有原则。比如贩(河)毒假(蟹)钞这类就从不沾染。他们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杀人,每次动手,必然要有动手的理由。
  
  玄月的目的只是九月天手里值钱的文物,贩卖后的钱资会是一笔可观的收益。他现在需要大量流动的资金,因为黑月公司那边有一个大项目——c市北区工程的投标。
  
  他的计划,要开始慢慢实施了。

 

33.
  
  九月是国际知名大盗,不仅在偷窃文物方面是一绝,连藏东西也是一流水准。鸠押着她九曲十八弯的绕到了闹市区某个垃圾回收厂,从中找到她近几日得手的古悉兰皇冠、国王的御杖以及一幅欧洲中世纪的油画,光就这三样东西,价值就是几亿英镑。
  
  九月肉痛的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盗来的文物被鸠搬走,心里更是把炎十问候了几百遍。
  
  原来她以为炎十和这群人是一伙的,故意诱她上钩,害她损失惨重。九月打定主意,自己要有机会逃出去,肯定把那小警察给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好了,你走吧。”
  
  鸠居然当真给九月解开手铐放她走。
  
  “你们……真放我走?”九月有点不信,照黑帮作风,事后肯定要杀人灭口才对。被擒时她都做好准备了,交出文物只想换Q博士平安,至于自己,她都想好到地府怎么跟阎王告状了。
  
  鸠不耐的哼了声:“走不走?”
  
  游丝飞出,人已跳上房梁。得了自由的九月如入海之鱼、翔空之鸟,再无人可以束缚。她插着腰,手指挨个点过鸠等人,放话说道:“给我等着!本小姐肯定会再偷回来的!”
  
  瞧着九月疾如光速的身手,鸠暗赞了一句好快,大盗九月天,果然名不虚传!
  
  从垃圾回收场出来,九月一个人孤零零在大街上晃悠。她正琢磨着接下来该怎么办,忽然被人扯进了小巷。
  
  “谁?”全神戒备,就要动手。
  
  “小九,是我!”面具一扯,居然是Q博士!
  
  九月惊讶问道:“Q博士,你怎么会在这儿?”
  
  Q博士严厉的语调里满是担忧:“这话该我问吧?小九,那天医院里发生什么了?我被那几个医生围得死死,好不容易脱身,回头你就不见了!”
  
  说起这个,九月就沉了脸色:“我被人抓了。”
  
  “什么?!”Q博士大惊,“是谁?国际刑警?还是那些被盗的伯爵世家?”
  
  九月沉重的摇头:“都不是,我甚至连对方的来路都弄不清楚。但这事儿,肯定跟那可恨的小警探有关!”
  
  “你又想做什么?”Q博士警告她道,“别忘了之前答应过我,那小伙子伤好出院你就跟我离开c市的。现在身份又暴露了,你还想留这儿惹麻烦吗?”
  
  “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九月咬牙切齿的说道,“那小子害得我倾家荡产,我非弄死他不可!”说罢人影一闪,立刻消失在Q博士面前。
  
  “诶等等——带上人皮面具!”
  
  Q博士在后面大喊,可惜九月人走如风,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原来九月之前行事,为防止暴露本来面具都会易容改装,但这次被玄月抓住后伪装全被识破,她现在的容貌正是她本来面目。
  
  这小妮子冲动起来,怕是要惹大事儿!对了,她还没拿钱——
  
  Q博士往怀里摸钱包的动作瞬间僵硬。
  
  钱包不见了……
  
  肯定是刚才九月顺手把它摸走了!这小妮子!!
  
  炎十上班的警察局大门口。
  
  狗仔队和记者们经过驱逐,人数已少了大半。但还有些不死心的想要从炎十口中得知关于玄月·路卡老婆孩子的最新消息,仍苦苦守候。
  
  九月换了身衣服,露肩吊带配超短牛仔裙,头发染成了粉毛,脸上浓妆艳抹,口红涂得像个女鬼。她右手叼着只烟,吞云吐雾间,那曝露的穿着和妖艳的打扮,像极了每晚游荡在街头路口拉客的小姐。
  
  现在午后一点过,正好是警探们外出午饭后回来上班的时间。
  
  远远的,她就看见了那个银发俊朗的警探和几个同事正有说有笑的走过来……
  
  “哎哟你个没良心的——!”待他们走近,九月冲上去就抓住炎十的衣领子,扯开嗓门学着那些撒泼的妇人大声喧哗,“你还好意思上班呐?把我肚子搞大了就喊去做人(河)流,你是不是个男人啊?以为几百块钱就把我给打发了,你做梦吧!”
  
  炎十被骂得一头雾水,一番扭扯,又怕伤着她也不敢用太大劲,只能不停的问:“这位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认错人?”九月的声音瞬间拔高几十分贝,把远处记者狗仔队们也给吸引了过来,“你是不是叫炎十?从小是个孤儿,在c市的贫民窟长大的?后来被送到警校训练,分配工作到警察局上班?啊?”
  
  原本炎十的几个同事还打算帮忙,结果见这个女人对他的过去了如指掌,真以为炎十和她有什么关系,都放手站到一边。其中一哥们拍拍炎十的肩,又是揶揄又是好笑:“女人就是麻烦!兄弟,你也是的,这种女人也敢碰,别说哥几个不帮你了啊?”
  
  九月当然知道他们都以为自己是三(河)陪女,这正是她要的效果。
  
  随即下巴一昂,对刚说话的那警察骂道:“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想干这行吗?还不是这个负心汉!”一巴掌扇过去,“你当初说的什么来着?永远对我一个人好,永远爱我~我年少无知被你给骗了和家里闹翻,本以为跟你过几天苦日子就能苦尽甘来,结果呢?你这混蛋居然又骗我说,要我去干这行做线人,方便你到时候立功升职!”
  
  演戏九月也是个中高手,对着镜头,她的眼泪哗哗哗就流了下来。
  
  声声哀切、句句悲鸣,控诉着炎十是怎样忘恩负义,薄情寡义的把她甩了……那个涕泗横流好不凄惨,直叫一些女记者听了也忍不住大骂炎十不是东西!
  
  很快,警察局得力警探炎十寡情薄幸、玩弄失足女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再一次轰动了c市!

 

 

(责任编辑:MFWL117) 反馈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