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足球投注_亚运会买球_亚运会竞猜

【偷星同人文】情缠(沧玄文)四

时间:14-01-21 15:53 来源:OPE体育  作者:iyouman  反馈报错

28.

送走炎十,天色彻底暗了下来。玄月回到大厅,没有看见沧月和辰辰,一问之下,才知道辰辰回了房间玩电脑,而沧月晚饭时就没下来,只叫佣人送了几瓶红酒上去,就把自己关在房里,再无声息。

二楼主卧房门口,玄月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回应。

推开门,一大股酒味扑面而来,他不适的掩住口鼻,往里面走。

房里没有开灯,暗暗沉沉,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但所幸他对这里很熟悉,轻车熟路的走到了最里间。

今晚的月色很不错,清冷朦胧,却被厚重的窗帘阻隔在外,只在原木色的帘子上映下微弱的柔光。他走到窗户边,双手一拉,大片大片皓白的月光铺洒进来,令人视线为之一亮。

偌大的房间,充盈着红酒的涩香,那种强烈的味道,几乎遍布了每一个角落。玄月爱酒、品酒,但从不嗜酒。若在以前,他早就转身离开这个酒气冲天的房间了,但现在……

他在搜寻着一个女人的身影。

终于,在床头柜旁边的一个角落,他看见了她。

双手紧紧抱住膝盖,后背抵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她把自己蜷缩成一团,似乎这样才能让她感受到安全。

沧月从小就是个缺乏安全感的孩子,她最讨厌谁突然出现在她背后,因为这样会让她没有防备。幼年时,她就常常让自己靠在墙壁上。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本事也越来越厉害,强大让她不再需要用这种方式寻求安全感,但这个习惯却已经根深蒂固。

这次和G的碰面,令她方寸大乱,几乎没有考虑过如果G当真要杀她她是不是应该先下手为强,是不是应该在那个情侣套房里就先把他干掉?素来的敏锐果决统统没了影,她就这么一直神情恍惚的回到了这里,还要了红酒,想要填补内心那块突然空出来的地方。

见她安全无事,玄月微松了口气,他上前几步,想要安慰,却一不留神踢到了个空瓶子。低头一看,是几个酒瓶,横七竖八的胡乱放着,有些酒瓶的瓶口还在渗出液体,濡湿了地板。

她喝了很多酒?

玄月微微皱起眉头,俯下身,在触碰到她肌肤的霎那,才发现她的体温高得有些灼人。

“小沧……?”

他轻声叫她。

因为酒精,沧月的反应有些迟钝。她茫然的抬头,像只迷路的醉猫。

“怎么喝这么多酒?”凑近了一闻,她身上的酒味比房间里的更重,直刺激人的嗅觉。

“酒呢?”她随手抓起一个酒瓶,摇了摇,“空的?”

玄月从她手里夺过酒瓶,把它扔得远远的。

她现在喝的这么醉,万一伤到自己怎么办?

“喂,把酒给我……”她抓住他的胳膊,嘟囔着要酒。

玄月叹了口气,伸出另一只手环过她的腰,将人抱了起来:“你喝多了,去床上睡一会儿吧。”

“不要!”

她拒绝。

手脚在半空里胡乱挥舞着。

玄月无视她的抗议,将人放在床上。然而他低估了沧月的力道,那女人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狠狠一拉,就把他也扯到了床上,几乎是整个人倒在了她的身上。

为怕压着她,玄月赶紧用手撑起身子,可这个酒醉中的女人毫无道理的手又是一收,迫使他整张脸对上她姣好的醉颜……

她的肌肤因为酒精的作用泛起酡红,为这本就绝艳的脸颊更添了一份旖旎风情。蓝色的眼眸,褪去了平日里的高傲冰冷,此时的眸中水光潋滟、媚眼如丝,配合着她扇合的鼻翼、吞吐的热息,那带着的红酒的酒味,似乎连他也给灌醉了……

玄月的喉结不由自主的滚动了一下,他的身体也开始有了反应。

但是,她现在喝醉了酒,若是真的那个,是不是有点趁人之危?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若在以前有哪个女人投怀送抱,他定是二话不说马上提枪上阵,而自从遇到她以后,他慢慢开始考虑她的感受了……

“别走……”呢喃的呓语,有着平日里绝不会显露出来的脆弱,“妈妈不要我了,G也背叛我,他们都不要我、他们都不要我了……”

这一声“别走”就像导火索,刷得点燃了他的欲望,热血涌上头部,他再不顾其他,埋首发间,贪婪得允吸着红酒、抑或是她的味道。

吻,热情如火的吻,上一次的逗弄让他轻易掌控了她的敏感点。

自耳垂边一路吻下,他近乎粗暴的解开她的衣裳,肩带滑落,大片春光暴露在眼前。因为情(河)欲,她的肌肤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粉色,格外诱人。

他忍不住吻上她的锁骨,舌尖在那凸起的骨节上滑动逗弄着,一声嘤咛,从她唇边滑落。

这更像是个信号弹,他越发卖力的啃咬逗弄。指尖下,是她微微战栗的肌肤,那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占据了他绝大部分的理智,一抬头,那张绝色的容颜露出既痛苦又愉悦的表情。

他猛地俯下身,撬开她的齿垒,开始了掠夺。

两唇相对,紧贴研磨,你追我逐,邀之共舞。

一阵狂风骤雨般的掠过后,他才意犹未尽的从她口中退出。因为剧烈的动作,他的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起伏的胸膛紧紧贴在她滑嫩的肌肤上,两具身体紧密的交缠着,仿佛要将对方融为一体。

突然,她停止了迎合,一双眼眸死死盯着他,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原本这突然的停止令他有些烦躁,但对上她的眼睛,滔天的欲火似也熄了一熄。

那双眼睛,水光粼粼,透出一股特别的哀伤。

有难掩的痛苦,有深深的嘲弄,有令人窒息的绝望……

这些,都是这个倔强坚韧的女子,从来不会在清醒时流露半分的情绪。

但在此刻,她的感情却是那样的真切、真切到连他的心脏也为之抽痛。

他沉静得看着她的眼眸,声音冷定:“我知道,你是沧月。”

“不,我是个特工……我杀过很多人。”

“我知道。”

“我有很多仇家,就算在组织里,也有很多人想杀我。”

“我知道。”

“我从来没相信过谁,但我信他。”

“我知道。”

“他发过誓永不背叛,他发过誓的!可他还是食言了……”
  
  “我知道。”
  
  “你看这双手,有那么多的血,多到一辈子都洗不清……”
  
  “我知道。”
  
  “我不想再继续那没完没了的任务了……”
  
  “我知道。”
  
  她说了很多醉话,他很有耐心的一直重复着“我知道”。
  
  是的,他都知道。她的身份、她效忠的组织、她的过去……黑白两道通吃的他,在让伊峙去调查她的身份时,一切就已经明朗。不是没有顾虑过她的身份可能会带来麻烦,也不是没有顾虑过她桀骜的性格不易掌控,但反复思量权衡,最终他仍然选择把她留在身边。
  
  他黑入警察局系统抹去了她的资料信息,他派人给她伪造了新的身份户口,今天上午和炎十的谈话也是故意问及那个案件想让她得知最新情况并安心,沙滩上任她去见过去的同伴且在她最需要人的时候出现,拥她入怀……他暗中做了很多,却没有宣之于口。
  
  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不知道。
  
  但他想把她留在身边,看她恣意张扬眼带不屑的教训King、Joe他们,看她板着脸蛋沉声喝斥他吃药的模样,看她和他斗嘴、怄气、较劲……
  
  她就像一颗宝石,那么璀璨夺目,意气风发,让人移不开眼球,只能旁观。
  
  然而,今晚,外表坚硬的她终于肯褪去那层厚厚的壳,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那样脆弱、无助、悲伤、难过……
  
  但这些不会在外人面前表露,只会一个人默默的躲起来,躲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舔舐着伤口。
  
  多么像啊……
  
  他和她。
  
  外人眼中强大到无所不能的他们,永远只能在黑暗的角落里,一个人疗伤,振作。
  
  他们是一类人。
  
  一样的笨蛋!
  
  “我累了,不想回去了……”
  
  她缩在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他的背脊,轻声呢喃着,眉眼处,倦态毕现。
  
  “那么,不要回去了。”他温柔的拥着她,在她的额间落下一吻,“留在我身边。”
  
  “好……”
  
  她头一偏,沉沉睡去。
  
  很快,就有均匀的呼吸声响起。
  
  借着月光,他看着她,渐渐退去了潮红的脸色又被月光染上了一层朦胧的白。
  
  其实,再强大,再厉害,她也只是个女孩子,会有软弱、痛苦、无法承受的时候。
  
  唇角边牵起一丝温柔的笑意。
  
  那么,留在我的身边,我可能无法为你挡去一切的痛苦磨难,但有风刀霜剑,可以一起面对,共同承受。
  
  玄月忍不住再在她的额上一吻。
  
  她翻了个身,蹭了蹭,顿时身上的火又被勾了起来。
  
  不行,她今天太累了……
  
  一咬牙,小心翼翼的把手抽出,起身,为她盖上被子,掖好被角,玄月赶紧出了房,直奔浴室。
  
  哗啦哗啦。
  
  水声响起,那股燥热的火才慢慢平复。
  
  浴镜起了一层水雾,整个浴室都被水汽充盈,氤氲了视线。
  
  他双手撑在洗漱台沿,看着镜中模糊的自己。
  
  他这是……着魔了吗? 

29.
  
  自出生起,就失去了母亲。父亲常年夜不归宿,就算回来也就一句礼貌的问安,关系冷淡得就像陌生人。而其他佣人,在老爷子的积威下对他恭恭敬敬,说话时连头也不敢抬,畏他如惧猛虎。
  
  他没有朋友,甚至连说得上话的人也没有。他曾算过,一天最多十句,最少……可以一句话也不说。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没有养成孤僻的怪脾气,反而温柔和善,让看着他长大的佣人们都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那时老爷子的训练严苛到变态,海豹突击队的高强度模式,令他每天都能洗下一身血水,稍有差错,轻则饿饭,重则直接一拐杖敲过来,为此他还被送到过医院几回,诊断为脑震荡。而且,这个爷爷的心肠狠辣也远非旁人能比,老爷子曾任由不足七岁的他被匪徒掳走,关在废弃车场三天三夜也没有答应绑匪的条件付赎金。当所有佣人都一致认定这个路卡家的长子会死在绑匪手上的时候,他拿着沾满鲜血的刀子走了出来,两个绑匪,都是咽喉一刀致命。佣人们用看怪物一般的眼神望着他,私下指指点点,嚼了不少难听的话。老爷子只是点头,说了句不愧为路卡家的子孙就转身离开。
  
  没有人知道那是他第一次杀人,也没有人知道他杀了人后躲在墙角瑟缩不止,又害怕又恶心。因为三天没吃东西,他吐了一地的酸水,那种满手是血的感觉,还时不时会出现在可怕的梦靥里。
  
  那样的童年,阴暗、晦涩、无助。他从不奢求想要得到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己早就一无所有。所以他能完美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在老爷子面前做一具乖乖听话的工具,也才能……活到现在。
  
  然而,这一次,有一种完全陌生的情愫在心底碰撞着,心脏跳动的频率开始不受控制的加快,他的喜怒哀乐,似乎也开始为那个突然闯入他生命里的女人而牵动。
  
  一开始,他误会她,以为她和其他女人一样,擅弄把戏;接着,他利用她,那绝好的身手将会成为他的一大利器;其次,他欣赏她,折断Joe的手腕,拆开手机装置,这些过硬的能力,让他刮目相看;然后,他好奇她,那样桀骜的女子,居然能忍受沸水泼身之痛,只为一卷录像带,她为了什么?最后,他却越来越看不懂她。
  
  每次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或骄傲的、或冷酷的、或锋芒毕露的,又或柔弱无助的她,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产生了这样浓厚的兴趣。他想知道她的一切,想知道她的过去,想让她的情绪为自己而牵动!
  
  他这是……动情了?
  
  但是,可以吗?自己身上的克洛斯病毒,无药可解,一旦发作就是丧命的结果。卡伦卡亚在一旁虎视眈眈,索伦莫家不怀好意,小四对自己的仇恨,炎十的身世……还有老爷子……那么多事等着自己去处理,还哪有心思去想这些。
  
  扭开水龙头,温热的水顺着脸庞淌下,他闭上眼睛,做出了决定。
  
  如果把一切都安排好,如果克洛斯病毒能研发出解药,他会尝试着和她坦白这段感情。否则,就让它永远埋葬。将死之人,什么也保证不了,又何必再给她一个永远的包袱……
  
  次日,清晨。
  
  c市的娱乐圈,如投下一颗原子弹一样,爆炸了。
  
  《神秘小孩出现,竟是玄月路卡的儿子?!》
  
  《一吻缠绵,情深几许!黑月执行长携妻儿海滩度假》
  
  《路卡家族继承人携神秘女友出现,索伦莫家小姐多年期盼成空?》
  
  《玄月与莫莉安订婚是谣言,儿子都八岁了!》
  
  《十年地下情——曝玄月不为人知的隐秘恋情》
  
  ……
  
  各大娱乐版块的头条再不是什么明星绯闻,全部聚焦在了路卡家族的继承人、黑月公司总执行长——玄月·路卡的身上。
  
  而昨天下午西海之滨,四人同时出现的场景、还有玄月拥吻沧月的照片都已出现在各大报刊、杂志的头条,甚至连娱乐频道也播报了这条新闻,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温柔王子变身成熟奶爸?这个认知让多少名门淑媛伤透了心!
  
  原本外界风传的路卡家族准媳妇居然不是索伦的大小姐莫莉安,而是另有其人!
  
  狗仔队们疯狂的在玄月的悉兰别墅外蹲点,没日没夜的等候着那位神秘女友出现。各大报社的记者也都纷纷围堵黑月公司,希望能采访到当事人的态度。甚至连炎十所在的警局也没能幸免,记者们围堵在大门前,警车再三鸣笛也寸毫不让,搞得警探们不得不拿着电击棒驱散人群,声称再这样下去就是妨碍公务。据悉,炎十的顶头上司为之气得脑溢血突发,住院接受治疗……

  “昨天下午,玄月路卡携其神秘女友亮相‘西海之滨’。据悉,此女曾在盛昀大厦举办的晚会上出席,当时路卡少爷称为女友。这是玄月路卡首次公开承认女友……”
  
  娱乐频道正在播出这个节目,主持人调出沧月当晚舞会的几张照片——一袭黑白晚礼服美艳逼人,胸前一颗泪痣状的宝石红若滴血……
  
  主持人就照片中的“酒神之吻”做了简短的介绍,经过分析认为这是路卡家族放出的“信号弹”,看来路卡少爷大婚在望。
  
  “爷爷……”甜美的声音满是悲伤,莫莉安拿着一本娱乐杂志冲进了客厅,双眼红肿,显然已经哭过一番,“这、这……连媒体都报道了,难道玄真的……”
  
  莫莉安虽已得知沧月和辰辰的存在,但她一心一意盼望着老爷子做主,毕竟在路卡家族,老爷子的话是无上权威,无人可忤逆半分。尤其玄月又是这么孝顺的孙儿,她相信,他一定会回心转意……
  
  可是,连媒体都大肆报道这件事情,难道玄当真要给她们母子一个名分吗?
  
  莫莉安不敢想象。
  
  老爷子铁青着面色按下遥控板把电视关掉,看也没看已经在姑妈怀里哭倒了的莫莉安,直接对管家钟伯下令:“去,把玄月给我叫回来!还有,Joe、King、四儿,凡是路卡家的人,全都给我叫来!!”
  
  很久没有发过怒的老爷子,不动怒时如一头睡狮,本就够让人恐惧的。而现在,面色铁青,锐利的眼中射出一层骇人的冷光,尤其他将那龙头拐杖在地板上拄了两拄,发出的冷硬声响更是叫人不寒而栗。
  
  莫兰一面安慰着侄女,一面瞧着盛怒状态的老爷子,心里异常高兴。她盘算着待会儿怎么添油加火一把,说不定就能把玄月从继承人的位置上给拉下来! 

30.
  
  悉兰别墅,瞧着这铺天盖地的新闻杂志,沧月倒是非常镇定的吃着刚做好的意大利披萨。大概是昨夜红酒喝得过度,导致她现在头脑还有些昏沉。但那种锥心之痛已减轻不少,她隐约记得有人搂着自己,一遍一遍低声安慰着,貌似还哄骗迷糊中的自己答应了他什么要求。
  
  敲敲脑袋,自己到底答应他什么了?可恶,想不起来……
  
  旁边的小奶娃兴致颇高的翻看着杂志,尤其是看到那些描写玄月是如何体贴沧月如何附小做低追求女神的青涩往事,就忍不住咯咯直笑。
  
  “那一段凄美的爱恋盛开在樱花绽放的时节……”
  
  本来想把这段念完,可惜才念了一句就绷不住脸噗哈哈的笑开了,辰辰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笑得全无形象:“爹地原来是这样追过妈咪的啊!还守在妈咪楼下,抱着琵琶和九十九朵玫瑰花示爱!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臭小子……
  
  沧月非常淡定的把杂志夺过来,卷成一团敲上他的小脑壳:“你还小,不懂这些。”
  
  小?辰辰翻了个白眼,要是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肯定得去跳楼了……
  
  不过嘛,当小孩还是有个好处的!
  
  辰辰手脚并用的爬到沧月身上,撅起小嘴吧唧一口亲了亲脸颊:“妈咪,辰辰饿了。”
  
  看着这个不太习惯亲昵的“妈咪”一脸僵硬的把自个儿丢到沙发上,然后去吩咐保姆准备午饭,辰辰的眼睛就弯的跟月亮似的。
  
  那就是可以正大光明的——揩油!
  
  这时候外面传来保姆惊讶的声音:“少爷您回来了?”
  
  沧月往外一瞧,居然是那个大忙人玄月!
  
  “出什么事了?”一般来说玄月公司事务很忙,几乎要傍晚才能脱身,现在大中午的能让他赶回来,很明显是出事了。
  
  玄月来不及换衣服就将一叠资料交给了她:“这是你的个人信息,小沧,在我们去老爷子那儿以前你得记熟。”
  
  厚厚一叠,里面甚至有她的身份证户口本一类的证件。
  
  沧月粗略的翻了翻,玄月给她安排的身份是孤儿,自小父母双亡,曾在M国某学校念书,毕业后归国,从事文书类工作。
  
  唯一让她不满的就是她现在的年纪,25!比她的实际年龄足足大了5岁!这个改动是为了让她可以成为辰辰的生母,但平白无故老了5岁还是让她觉得不爽。
  
  除此之外,不得不说这份资料还是比较符合她的过去。尤其是安排她从小流落异国,依她对M国的风土人情的了解,如果被问及,肯定可以应对。这里面的资料做得滴水不漏,连在学校的成绩档案也没落下,可以说是毫无破绽。
  
  这个男人,又让她高看了一层。
  
  “老吴,上次莫兰夫人来这儿闹事的录像你去拿上,还有亲子鉴定的证明和股份转让协议书,一份一档,别弄混了。”玄月麻利的指挥完下属,“小沧,走吧。”
  
  “这么快?”沧月瞥了眼辰辰,“那小奶娃呢,不带他去?”
  
  “不,暂时别让他和老爷子接触的好。”玄月顺着她的视线望去,那小家伙正趴在地上津津有味的品读着报纸。玄月的眸光微微一沉,有个没有说出口的原因,就是伊峙去查辰辰的资料,得回的结果,竟然是他的身份信息受国安局保护,全部屏蔽。这个看上去粉嫩可爱的小奶娃,究竟是什么人?
  
  “玄月、玄月?喂!”沧月叫了他几声他都反应,微恼之下,一拳打上他的胸膛,这才把某人给打回了神。
  
  玄月揉着胸口苦笑道:“小沧,女孩子别这么暴力嘛……”
  
  冷哼:“也麻烦你绅士一点。”
  
  “……”
  
  两人一起上车,劳斯莱斯飞速驶离了悉兰别墅。
  
  后座上,沧月飞快地把资料翻了一遍,然后就丢到旁边。
  
  “记住了?”玄月问。
  
  “嗯。”沧月闭上眼睛,将资料放电影似的在脑子里默了一遍,“Ok。”
  
  “记性这么好,真不愧是特工出身。”
  
  玄月本是随口一句赞美,谁知沧月突然出手,扣住他的喉咙,一脸严肃:“你都知道了?”
  
  “是啊,昨晚你自己说的……”玄月一脸无辜。
  
  昨晚?
  
  沧月努力想要回想起来昨晚一星半点的片段,可惜除了红酒还是红酒,她什么都想不起来,隐约记得自己是说过很多话……
  
  “小沧,可以放开了吧?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冷冷扫了眼装柔软的某人,沧月猛地加大手中力道:“说,昨晚我说了什么?”
  
  “唔……”因为呼吸不畅,俊美的脸庞立刻浮起一抹淡淡的红,从她这个角度望过去,当真是妖孽之极!
  
  潋滟波光、色若红钻,又岂是一个美字了得?
  
  沧月感受到骤然加快的心跳,慌忙移开视线。谁知这个动作尽收玄月眼底,趁此时机他猛地出手,探向她的腋窝,轻轻一挠,制住咽喉的手就立刻松了。
  
  玄月就势斜身,圈过她的背脊,将人搂在怀里。
  
  “你做什么?”沧月微怒,便要动手。
  
  玄月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缓缓把脸凑近,二人额抵额,看上去像是在打Kiss。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猛烈敲窗子的声音。沧月稍侧过脸,只见车外许多扛着摄像机手拿话筒的记者纷纷拍打车窗,无数镁光灯对着二人猛闪,即使在车里,沧月都能感觉到那刺眼的光亮。
  
  劳斯莱斯的车速很明显也缓慢下来,怕伤着人,老吴一直猛按喇叭,可惜狗仔队、记者们都奋不顾身的往上扑。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五分多钟,劳斯莱斯才缓慢地从人群中突围。
  
  “少爷,好了。”老吴在前面道。
  
  玄月立刻翻了个身,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他轻拧眉心,吩咐道:“下回还是叫人把道给清了吧。”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MFWL117) 反馈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