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足球投注_亚运会买球_亚运会竞猜

九九八十一同人文 那些你所不知道的故事

时间:16-08-25 14:57 来源:OPE体育  作者:iyouman  反馈报错

成汤建商,最终栽在了纣王的手里;周天子的家天下,也不过毁于百年乱世。汉末董卓先篡了皇权,后有曹操、孙权、刘备三足鼎立,成就一段历史佳话。三家归晋后,没多久便又是五胡乱华,只要世上还有人的存在,天下就没一个安生。

但那都是后话了。

故事开始于东汉末年,天下初分之时。那时刚开始打仗,百姓还未从太平的浮梦里清醒过来;那时周郎正从师学艺,未料想过将来的火烧赤壁名垂千古;那时江东二乔不过是一对美貌倾世的双生花,被锁于闺阁的大家闺秀连门都不常出,更无铜雀春深之说。

哦不对,故事的节奏不是这样的。

乔莹今年十五岁,正值豆蔻年华,便已借着美貌闻名,但她究竟长啥样,其实也没几个人知道。皖城的人叫她大乔,和她十四岁的妹妹“小乔”乔婉对应。

若无意外,二位乔家小姐便会空守大好年华,在闺房里学些女红等待出嫁,严苛地遵守着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训。

“婉儿,师傅正找你呢,你又上了哪里?”乔莹蹙着黛眉,轻声问。

此时乔婉正弯下身子从静影湖里掬水,少女青葱般的玉指划过水面,惊破一片粼粼的树影。

乔婉水红色的长发随意地挽起了一个双丫髻,稚气未脱的脸蛋在三月温暖的阳光下分外地可爱。她鼓起腮帮子回头看着大乔,道:“再让我玩会好嘛,姐姐。”

乔莹叹了口气,自己这妹妹从小顽皮,分明是刚去了后山桃园看桃花,曲裾裙角还沾着一小块泥渍,和着一片残颓的落红。

不过她也不点破,只是说:“今日有客来访我碧华,你别太贪玩,早些去见师傅。师傅让我在这儿候着,给贵客引个路。”

小乔吐了吐舌头,只得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静影湖,款款向着碧华宫走去。

妹妹离开,乔莹可算是能够静下来了。

她站在湖边,远眺着青碧色烟云缭绕的静影湖,湖色几乎与山色融为了一体,在远方模糊了分界,隐进了碧色烟云里。

远方后山里隐隐透出桃花的绯红,又多给湖光山色添了几分妖艳。乔盈看着这景,思绪略有些浮动。

那年碧华神女来到皖城,接走了只有六岁的乔莹和五岁的乔婉为徒。上遥山碧华宫路途缈远,她们每年仅仅回家两次,往来只有碧华宫门前的青鸾。

那年碧华神女来到皖城,接走了只有六岁的乔莹和五岁的乔婉为徒。上遥山碧华宫路途缈远,她们每年仅仅回家两次,往来只有碧华宫门前的青鸾。

每逢乱世,碧华神女便会于人间寻找钟天地灵秀的少女,用十年光阴传以武艺以济天下。十年内,她们与云霞鸥鹭为友,读天下百种诗书,习三界千般武功。而待到明年,她年满十六,便该回家去了。

乔莹有些恍惚,这些年,上遥山的日子虽是清寂辛苦,但和师姐们的相处却也乐得自在。但她终不为仙,有朝一日还是得回到俗世中去的。

她想起前些年下山的貂蝉师姐和甄宓师姐,隐隐开始有些期待将来的日子。

“仙子为何一人在此?”

忽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乔莹的思绪。她被惊得回头,却见一个约莫二十岁的男子执扇而立,正轻笑着看着她。他的腰间坠着一块无暇的美玉,一席素雅的白衣上是淡蓝的封边。男子五官恍若雕塑,是上天赐予人间的完美艺术品,此时他正轻轻地勾着唇角,擒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翩翩公子,温润如玉。

一时间,乔莹能想到的只有这八个字。她愣了一下,方才发现自己略有失态,于是恢复了往常淡泊的神色,道:“汝是何人?为何私闯上遥仙境。”

周瑜看着眼前少女又惊又怒,却又想掩饰自己内心波动的样子,不由得心情大好。

他与伯符呈师命上山为碧华神女送信,伯符那家伙却在山脚下便赖着不走,非说要在上山前为妹妹找个礼物。于是他孤身一人,提前上山拜访女神,顺便为伯符探路。

上遥仙山风景独好,树林葱郁看不见顶,环境清幽只闻鸟鸣,外加薄雾冥冥,倒真像是个藏着女神的仙境。

走着走着,视线变得开阔起来,眼前出现了一个辽阔的大湖。大湖夹在两山之间,像一块碧色的翡翠。湖面上烟云缭绕,湖水却恍若明镜,将飞鸟、古木都映得一清二楚。

然后他看见了那个青衣少女。少女于湖边长身而立,长裙上的丝绸流苏流动着水色的光华。她盈盈一握的纤腰上系着一条纨素腰带,在青碧色长发的掩映下,白皙的脸蛋吹弹可破。少女凝视着远方的湖面,注意力却不似在这湖光水色上。

美人自然谁都喜欢,周郎也不例外。这上遥山上的女子,约莫都是碧华宫的人,于是他便上前和少女打了个招呼。

哪知姑娘一惊,竟是呆住了。

他有些玩味地笑着:“在下周瑜,仙子可是碧华宫之人?在下呈师命拜访碧华宫主,若有失礼之处还望仙子多多海涵。”

乔莹定了定神,心道这位大概就是师傅让她等待的人了。于是她回道:“原是如此。请问公子可否持有绢书凭证。”

闻言,周瑜取出了一条雪白的丝绸绢书,丝绸如水,每一条细之至极的蝉丝都仿若流动着莹莹的光。

他递上绢书,道:“请仙子过目。”

乔莹接过绢书,便也不多言,行了个礼就转身走去,带着周瑜走向山顶缥缈的宫殿。

长路漫漫,上遥仙山并不高耸如云,通往山顶的路却是笔直地延伸向山顶,一眼望去,云烟缥缈间仙宫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乔莹在前,周瑜在后,在这路上静静地走着。两人都没有说话,约莫是初见的不熟悉,抑或是山色太静让人不忍开口。

周瑜看着眼前少女的背影,兀自笑了笑。

倒是人事无常。千载后江山已没,谁还会想起这一幕。

若如初见,若如初见。

若是没有将来,那就请让这路,再远一点。

碧华宫异于华胥其余仙宫。与其说是宫殿,倒不如说是碧华神女的别院。

这位女神不喜喧哗,于是碧华宫也分为了两部分。华贵庄严的前殿用以宴客,后院便是玲珑雅致的小园香径。

乔莹和周瑜抵达后院的时候,碧华神女正在子虚亭里写字。

子虚亭处于整个后院的最高位,不宽的亭子线条也格外简洁,飞檐却翼然地扬起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亭子凌于仙山云海之上,站在亭边,向下眺望,穿过云海就是茫茫万丈红尘。

此时女神身着一件双色锦衣,乌黑的长发及臀。她素手执笔伏案书写,见他们到来,便起身静静地看着他们。

乔婉和其余师妹均站在一边,迎接周瑜的来访。

乔莹盈盈施了个礼,轻声说已经将人领来了,便退在一旁,和师妹们站在一起。

见状,周瑜也不怠慢,上前向女神行礼之后便不再多言,等待女神开口。

许久,碧华神女方才徐徐开口:“吾已明晓尔等用意,今日你可以留在上遥,待伯符一同归去。将信拿来吧。”

(责任编辑:MFWL117) 反馈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