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足球投注_亚运会买球_亚运会竞猜

诛仙OPE体育同人文 留一世,言不尽

时间:16-08-24 14:34 来源:OPE体育  作者:iyouman  反馈报错

“张小凡!你给我站住!”

在前方奔跑的七八岁男孩回头看了眼正喊着话追着他跑的红衣女孩,笑道“站住?我站住就是傻子!”

“哎呦,臭小子学会顶嘴了还!大黄,上!”

“汪汪汪。”

“师姐,不带这样的!”

被唤做张小凡的男孩回头看着正在向自己飞奔而来的大黄狗,脸上没有惊慌,却是笑了笑,说“大黄,看在我平日里喂你肉骨头的份上,你去一旁晒晒太阳怎么样?”

“汪汪。”

“哎,你怎么还追,平日里好东西都喂了狗了吗?”张小凡看到不领情的大黄,脸上表情有了些凝重。

“小师弟,大黄本来就是一条狗啊,不过大黄能分辨出好坏。是不是大黄。”

“汪。”

张小凡见跟大黄讲交情是没戏了,没办法,继续跑呗!

“哎呦。”

突然张小凡一声呼痛,他撞到了一个宽厚的怀里,张小凡抬头,看着正一脸怒色的师父说“师父,您怎么来了?没撞疼您吧。”说完他还不忘揉了揉师父圆鼓鼓的肚子。

田不易看着自己这个顽劣的徒弟,顿时觉得好气,他怒道“大清早的不好好做功课,就知道在这里胡闹。”他抬头看向正在偷偷溜走的红衣女孩子训斥道“还有你,灵儿,作为姐姐就知道整天欺负小凡,你娘亲给你布置的作业做完没有?”田灵儿吐了吐舌,说“我这就去做。”说完一溜烟的逃跑了。

田不易摇摇头,眼光无意间看到了轻手轻脚走开的大黄,他冷哼一声,喝道“大黄,你是不是皮痒了?”

“呜呜~汪~呜呜。”

“今晚没有你的晚饭。”

“啊呜~~”

“哈哈哈,让你再追我,遭报应了吧。”张小凡看着一脸愁容的大黄,笑着说。

“还有你,臭小子。”田不易拍开仍在揉着自己肚子的张小凡的手,说“就你这样,还怎么报效国家?还不快回书房看兵法?”

张小凡吐吐舌头,向书房跑去。

田不易叹口气,看着自己这个劣徒,又看了看自己的肚子,自言自语道“这肚子,又长肉了。”

回到前厅,田不易坐在椅子上,妻子苏茹从内厅走出来,将一杯热茶递给田不易,温柔的说道“这又是谁惹到你了?看看这吹胡子瞪眼的样。”

“还不是那两个小祖宗。”田不易接过苏茹手中的茶,喝了一口,继续说“这两个孩子每天只知道玩闹,一点修养都没有。”

苏茹笑笑,在田不易身边坐下,说“七八岁的小孩子,顽皮些是正常。”

田不易哼了一声,说“你说小凡玩闹一点也就算了,灵儿比他还要顽劣,这以后还怎么嫁出去。”

苏茹笑笑,说“嫁不出去,就留在家里。”

田不易看了眼苏茹,说“你倒是会替你的宝贝女儿说话。”

苏茹起身为田不易添了些茶,说道“你难道想把灵儿嫁出去?我们就这么一个孩子。”

田不易说“嫁出去更好,省得留在家里闹心。”

苏茹点了下丈夫,说“你啊,就是犟不过这张嘴。”

田不易沉默了,默许了苏茹的话。

“不易,我看,不如我们就让灵儿以后嫁给小凡吧。”苏茹忽然开口说道。

田不易看了一眼苏茹,说“小凡这孩子虽说顽皮了些,倒也是个好人选。”

“啥?!让我以后娶那个疯妮子!这太可怕了,绝对不行,一定得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躲在一旁偷听的张小凡吓得一身冷汗,连忙偷偷走出去,向师姐田灵儿的闺房跑去。

前厅里,苏茹看着田不易,说“这件事,我们还得问问两个孩子,他们现在还小,以后长大了再做决定吧。”

田不易点点头,说“婚姻大事并非我们说了算,只要是两个孩子能够过的幸福就是了。”

苏茹点点头,说“对了,不易。前些日子里,水月师姐来信说要在家中住几日,让我跟你说一下。”

“不行!那个女人来肯定没好事。”田不易义正言辞的拒绝着。

“田不易,你说什么?”苏茹递给田不易一个冰冷的眼神。

田不易吸了口气说“我是说,水月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这还差不多。”

“哎。”

“你叹什么气啊?”

“嗯?我是说这水月怎么还不来,哎。”

田灵儿闺房,张小凡看着一脸娇羞的田灵儿,说“师姐,不是我说,你这脾气真的得改改了。”

田灵儿冷声说“怎么了?虽说我爹娘让我嫁给你,但是我敢保证,只要本小姐不同意,你就别想和我完婚。”

张小凡站起身来说“跟你完婚?我是摔坏脑子了还是怎么了。师姐,不是我说,敢娶你的,我张小凡第一个敬他是条汉子!”

“瞎说什么呢,你。滚一边去。”

“哈哈哈,师姐,你要是真的嫁不出去了,我就勉为其难的养你吧。”

“张小凡,你活腻了是不是!”

“哈哈哈……你说呢。”

………

张小凡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有模有样的看着面前的兵法,他身后,田不易看着张小凡认真的模样,微微笑了笑,点了点头,走出了书房。张小凡瞄了一眼,见田不易走了之后,从一堆书中翻出翻出一本拳法,边比划边看着。

“不不不,这里拳应该向下压,将腰的力量用上。”

“是这样吗?”

“嗯,对。”

“啊!师父,你怎么回来了。”

“哼!我就知道你这个臭小子不能老老实实的在那看兵法。”

“师父……”

“罢了,想来你也不是那种运筹帷幄的料。以后你还是多花些时间看看拳法吧。”

张小凡看着田不易,欣喜的回道“多谢师父。”

田不易摸了摸张小凡的头说道“小凡啊,你虽是我的徒弟,但为师早已将你视为自己的儿子。为师让你读兵法,读诗书也不过是想让你有些谋略,以免日后有勇无谋啊。”

张小凡低下头,恭敬的回答道“徒儿谨记师父教诲,徒儿会读兵法和诗书的。”

田不易捋了捋胡子,点点头说“小凡,身为武将不能只有勇,更重要的是要有谋略,这样才能在战场上游刃有余,如今世道不太平,连年战事不断,当今朝廷对我们有知遇之恩,我们定当竭尽全力护我朝纲!”

“是!徒儿记下了。”张小凡恭敬的说着。

田不易看了看张小凡手里的拳法,摇摇头,说“你且随我来。”

张小凡跟在田不易的身后,慢慢的走着。田不易走在前面,没有回头,问身后的张小凡“小凡,你想好用什么兵器了吗?”

张小凡思索了一会说“愿听师父教诲。”

田不易回头看了看张小凡,说“小凡你身子骨不适合用钝器,力道不足,我看枪一类的比较适合你。”

张小凡回到“师父,枪虽然灵动,却是只能单线攻击,未免有些伤害不足,徒儿更加喜欢戟。”

田不易转身看着张小凡,说“戟的杀伤力虽强于枪,但弊端也是很明显的,对于重甲的穿透性而言,戟是比不过枪的。”

张小凡思索道“那能不能将戟的前端加长,这样纵向的穿刺杀伤也能增强。”

田不易思索了下说“可以一试。”

说话间,田不易和张小凡已经来到田不易的校武场,张小凡看着兵器架上的刀枪剑戟顿时觉得兴奋异常,他跑到那些兵器前面,挨个看着。

田不易跟在他身后,从兵器架取下一柄方天画戟对张小凡说“小凡你看,这戟是将矛和戈结合在一起的兵器。其技法有钩,割,啄,刺等,小凡你感受一下这戟的分量。”张小凡从田不易手中接过方天画戟,只觉其过于沉重。

田不易将张小凡的表情看在眼里,他说道“小凡,想要用好戟,尤其是用好方天戟重要的是要有足够的力量,我看你身子骨瘦弱,方天戟对你来说不如用青龙戟,虽说这青龙戟较之方天戟伤害不足,却更加灵活多变,很适合你用。”

张小凡点点头,说道“师父所言极是。”

田不易将张小凡手中的方天画戟收回,放回远处,说“为师也善于用戟,这里有戟法一本,待为师为你修改后再传于你。”

“多谢师父。”张小凡连忙谢道。

“对了,至于你说的改进戟的形状,其技法也更偏向于枪,为师倒是有个好师父介绍给你。”

“一切瑾听师父安排。”张小凡此刻完全没有田不易让他看兵法时的顽劣,田不易看着认真的张小凡,摇摇头,说“今日就到这里,待明日我便带你去见你的新师父。今天你还是回去看一下兵法和诗书,明日开始习武吧。”

“嗯。”张小凡高兴的应了一声,然后和田不易退出校武场。

书房中,张小凡傻呵呵的看着一旁正像看奇珍异兽一样看着自己的田灵儿

田灵儿皱了皱眉,将手放在张小凡的额头试了试,说“没发烧啊,怎么好端端的就坏了脑子呢。”

“你才坏了脑子。”张小凡拍开田灵儿的手,兴奋的对她说“师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田灵儿也对张小凡说的好消息感到好奇。

“师父同意我习武了!”

“什么!”

“师父还说明天找人教我枪法呢!”

“我爹这是也烧坏脑子了?平日里他不是不准我们舞刀弄枪的吗?”

“不不不,是不准你舞刀弄枪。师父见我不是当军师的料,索性就让我去练武了。”

“哎,这世上又要多一个争强好斗的人了。”

“瞎说什么呢。我习武可是为了你。”

“为了我?你不欺负我就不错了。”

“师姐你看啊。我习武呢,等你以后看中了哪家公子,人家又不愿意娶你时,我就可以站出来打到它同意为止,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张!小!凡!”

“嘿嘿嘿,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你给我站住,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又皮痒了!”

“哈哈哈……站住?站住等你揍我?我又不傻。”

“你!你!你!气死我了!”

……

(责任编辑:MFWL117) 反馈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