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足球投注_亚运会买球_亚运会竞猜

偷星九月天炎非文 请不要、忘记—过去(结局改编)

时间:16-08-23 15:21 来源:OPE体育  作者:iyouman  反馈报错

十月战死,世界恢复安宁,你是否还记得那个默默守护你的爱微笑的男孩,横跨九千年的爱恋是否就此结束????

她开始常常在深夜里惊醒,揉着肿胀生涩的眼睛,翻身压住枕头上的泪痕。

床头柜上玻璃杯里是满满的水,安静的没有一丝波澜。她往往仰头大口喝掉,以抑制喉咙里不断上涌的生涩。

空荡荡的房间里她闭着眼,脸冲向天花板,总是生怕下一秒钟就会不可遏止的哭出来。

于是慢慢平复精神,在黑暗里睁开眼,她会从床头柜上拿过精心放置的老相片,看着她的过去。

十年前,九年前,甚至是半年前,她都不相信会有这样的自己。

脆弱而又易碎,像个迟暮的老人般回忆过去。

相片上的她拥着另外两个少女,眯着眼笑得开心。

她想着那是什么时候的日子,几年前,几千年前。

抑或是根本不曾发生过,只是她凭空的想象。

每每这时,她又总会哀伤的不成样子,手抚上太阳穴压抑剧烈的疼痛,在清晨时重新躺下,掩饰未睡的空白。

一日,又一日。

她仿佛沉浸在一个梦里,既不愿做下去,也不愿醒来。

七点整就会起身离开房间,直走两步是琉星的房门。

她常常在琉星的门前久久伫立,手握在门把上,却不用力扭开。

她想自己应是在发呆的,却总是惊恐的发现自己在害怕,害怕打开门见到那名少年。

她如此不敢面对自己的情感,最后也只好松手下楼,坐在沙发上喝咖啡看杂志。

九点过后那名少年才会醒来,毛糙着乱发,睡眼惺忪。

「大小姐今天你又起这么早啊?」

他总是如此大大咧咧的问候她,接着自顾自的嘟囔。

「以前不都是起得比我还晚么?最近是怎么了?」

她将笑意摆在脸上,却将苦涩压在心里。

「一亿元诶灰姑娘,你就是这么做女仆的么?」

然后琉星就会嗷嗷嗷的叫着,落荒而逃。

她看着那少年一如既往快乐的背影,脸上泛起笑,心却慢慢下沉。

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呢。

她想着。

无论发生了什么——即使是九月天死亡这样的事,你都还能一样快乐呢。

杂志被扔在茶几上,最上面那一页其实已许多天没有变化。

整本杂志,她只固执的看那一篇文章。

大大的标题鲜活的图片。

或是说,惊悚的文字染血的照片。

——黑月。

——死亡。

——再不见。

她感到有被命运捉弄的无力感,却又无从反抗,只好静静将感情压在心底。

兰雪不知道现在是几月,窗外是蓝到透明的天空,远处有飞鸟腾空而起,咿呀飞过,仿佛再不会回来。

房间里还是一如往常,自从她用一亿元买下它,就从未变过里面的装饰。

变的只是心。

从遇见那名少年开始就有了的情感,再慢慢变质,从高潮直至腐烂。

琉星也仍然住在这里,扮演着灰姑娘的角色,每日在自己的放任下逃避工作,嬉笑怒骂,活的好生快活。

兰雪想起自己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时刻。

依偎在某人的怀里,和其他十个人一起,无忧无虑,自由自在。

她自小便喜欢戏弄人,在那人开发了第七感后更甚。明明了解没必要为这种事动用第七感,她还是喜欢在他手掌上烤串,看他那姣好面容下无奈的表情,以及吃烤串时不情不愿的赞美。

「哇,九月,你手艺又见长啦!」

兰雪忽然感到身体一阵微颤,接着便是太阳穴铺天盖地的疼痛。

是谁说过这样的话呢?

那个轻易就能放出火来,哪怕违反命令也会事事由她,整天陪伴在她身边的某人,又是谁呢?

「哇,小雪,你手艺又见长啦!」

她看着那个有着浅紫色眼眸的少年说出这样的话来,心里微微一痛。琉星完全没有感到她没来由的哀伤,仍然快乐的吃着她准备的饭菜。

少年的影像渐渐模糊,他的吃相渐渐变化为另一个人。

那个吃着烤串,却还要别扭的问着[那个,你没下毒吧]的少年。

兰雪用力的摇了摇头,有些失笑。

琉星的吃相很孩子气,那少年却无论是杀人还是别的什么都令人充满着安全感。

一点都不像。

明明一点都不像,她却还是会将他错当成他。

终究在一起太久,她从出生起就一直和他在一起。

从牙牙学语的幼儿,到成为飞檐走壁可以独当一面的少年少女,再到如今她离开他,却在别人的身上找他的影子。

兰雪想起自己总喜欢同他拌嘴,火冒三丈的说着[下毒啦,毒死你]的坏话。明明小他一天,却只会在有求于他时叫他哥哥。

他却并不是很在意,也许他根本就不希望自己叫他哥哥。

兰雪忽然觉得着迷,那少年怨念的样子,笑的样子,无奈的样子,仿佛竟都在眼前一样,鲜活的令空气都有了暖意。

「我说小雪啊,你能别对着空气脸红行不?」

偏偏有人要打碎这样美好的幻觉,却还无辜的令人气愤。

「帅哥在这里啦,在这里。」

琉星指着自己的脸笑得无赖,然后在气氛瞬间冷下来时逃窜的毫无愧疚之心。

兰雪有些无奈的瞅着逃走的琉星,忽然想起一个沉在自己心里很久的疑问。

她叫住他,慢慢开口。

「琉星,你是喜欢兰雪呢,还是喜欢九月呢?」

她不出所料的看见对面的少年红了脸,这个那个的嗫嚅。

「喜欢谁呢?是这个在现实中的我呢,还是三言两语将你迷倒,如梦如幻的九月天呢?」

她并不满足,生生将少年逼上绝路。

「安丶拉小雪,」琉星陪笑道,微微压低的嗓音,却清晰无比,「九月天已经死了,当然喜欢兰雪啦。」

兰雪满意的笑了笑,眉目中却有了哀伤。

真笨。

真笨哪琉星。

如果是那个人的话,一定会说[喜欢你]的。

------------------------------------------

如果雪一直下到明天,

我会对你说我喜欢你……

依米花也开了,可是我却离开了。

水晶球里的未来谁能承受,

世界的命运决定于十月与九月的对决?

一个被恶灵侵入,化身成魔,

一个融合光元素,拯救世界。

你知道吗,

依米花的花语是转瞬即逝的爱。

站在命运的末端,两两相望,

我曾拥有你,想到就心酸。

---------九十

即使琉星并不知道他一直追逐的九月天就是眼前的自己,这回答也委实太没心机。

不过也许自己一开始喜欢他,就是因为这点吧。

兰雪喜欢疯狂的购物,九月亦然。

从半年前开始,生活就重归安然平定,她开始常常拉琉星出门采购,大包大包的衣物自然全由琉星拿。

常常听到怨声怨气的不满,却不理会,兀自选购着衣物。

兰雪很有钱,却并不是一直那么有钱。

至少,在她离开黑月铁骑之前,她都是干巴巴的过活。

不,是在九月离开黑月铁骑之前,九月都是干巴巴的过活。

她渐渐喜欢将两个自己分得清楚。

兰雪。九月。

两个身份,到底哪个是真的,她却开始分不清。

可爱幸福的有钱大小姐兰雪,以及精灵鬼怪,身手超然的国际大盗九月天。

她更喜欢做哪个呢?

兰雪是那样天真可爱的大小姐,可九月却充满谜样的悲伤。

九月想起自己还在黑月铁骑的日子,无法去到外面,整日窝在黑月岛的城堡里,和某人一起听玄月哥哥讲故事。

回忆变得生动,她忆起一些人明亮的样子,口角不自觉带起笑。

喜欢波板糖的一月,一脸怨念的说着[我贴你哦]、神气的叫着[炸的好爽]的样子。

三月抢糖果时落下一道疤的二月,才艺表演时表演[蚂蚁跳舞]与[蚱蜢唱歌],被其他人嘲笑。

酷酷的三月,艳红的头发下有双好看的眼睛,总是别扭的隔开和其他人说话的四月,口气生硬的说着[K先生找你有事]。

有些冷的四月,很不在意的样子,却在危险时迅速挡在三月身前。

个头很大的五月,第一次被别人批评脚臭时傻傻的表情。

小小花痴的六月,受欺负大叫的时候实在令人害怕。

七月八月总会粘在一起,即使八月总在欺负七月,也从不会分开。

再然后,就是自己和那个人了。

那是怎样的美好时光呵,心里的片段一一闪过,九月扬起嘴角,细细感受。

那人第一次用火的时候,和她出任务的时候,受了伤却藏起来的时候,为了保护她而透支体力倒下的时候,为感冒的她偷来药的时候,像大哥哥一样阳光微笑的时候,以及——

以及——

脑中有什么忽然断裂,九月忽然感到无可比拟的痛苦,她扣紧太阳穴,将尖叫压在喉头。

以及——

一些片段走马观花般闪过,她终于抑制不住的尖叫,吓坏了和她一同上街的琉星。

「小雪!你怎么了小雪!」

「小雪!」

自己绝望的呼喊在天空中留下一道惨然的裂痕,她看到琉星讶异的神情,却终究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将某个名字生生喊出——

「——十月!」

「九月!」

她挡下向他而去的致命一击时,听到了那人的叫喊。

她那时想了些什么现在已不记得。

也许是终于听到你喊我九月了,也许是终于不是我在喊你十月了。

总之,是个终于。

那个人总是又逞强又讨厌,将自己置于危险中,却将别人推出去。

不过,可能也正因为此,他才能得到那么多人的敬重与喜爱。

她想起那些不会再次响起的声音,从心底发出的声音。

「我听你的!十月哥!」

「十月哥最强了!」

「最喜欢十月哥了!」

「恩!十月哥!」

那是怎样快活凶猛的声音,生生激起她的伤痛。

记忆里他总是站在敌人面前,将她拉至身后,火焰自他手里喷薄而出,怒放的彼岸花带来致命的袭击。

他那样傲然的样子,仿佛永远不会输,可又为什么,气息奄奄的倒在血泊里,再也不见呢?

九月只感到思维一阵混乱。

谁。

谁倒在了血泊里。谁气息奄奄。谁再也不见。

是……他么?

还是……过去的自己。

当依米花飘落,

我知道我再也等不到那一刻,

那些浓重而瑰丽的疼痛,

在心上开出妖娆的藤,

越挣扎越无力。

回忆是一剂毒药,

点点滴滴的悸动、犹疑、期盼,

远的偷看和近的守候。

当我们开始背道而驰,

那些绵里藏针的痛楚,

仿佛微微一触,

便成破碎消逝的浮华。

--------九十

咣当门响,琉星冲进了她的房间。

兰雪正感叹着平静的下午又被这傻小子打断,就看见少年眼里明明灭灭的光。

「哟,灰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她调笑着开口,却被少年扳过了肩膀。

琉星手上的力气忽强忽弱,眼里也有着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

「琉星,怎么了?」

她终于再次开口,目光中也有了认真的色彩。

「……他们说,你就是九月天。」

听到这样的话语,兰雪只感到瞬间的晕眩。

你就是九月天。

九月天。

九月。

我是九月。

……谁是九月?

「……琉星,你说什么?九月天不是已经死了么?在半年前……」

她艰难的推开焦急等待她答案的琉星,眼神恍惚精神错乱。

「小雪!别开玩笑了!是二月告诉我的,她说你就是九月天!」

耳边一阵嗡鸣,她颤抖的抱住头,眼神已趋近木然,低声喃喃。

「九月天……是谁?」

坏掉了。

终于坏掉了。

她记不起九月是谁。她就是记不起自己是谁。

她想自己不能再这样痛苦了,从那少年离开的日子开始就常常这样想了。

于是她终于忘记了九月的存在,忘记了自己和那少年。

「九月天……是谁?」

兰雪失神的望着琉星,看着琉星慢慢呆掉的样子。

「九月天……是谁呢?」

太阳穴尖锐的疼痛起来,她再也遏制不住,失声尖叫。

「我不是九月!我才不是那样混蛋的九月!」

她的眼中溢出泪花,散落在脸上。

「但是,谁是九月……」

「九月,是谁呢?」

她想自己真的是很傻,居然为了一些过往感染疾病。

不定期发作头痛,时刻伴随的莫大的心痛,使她虚弱不堪。

从上次歇斯底里的尖叫后,琉星就不再纠缠九月与兰雪的问题了。

这样很好,她原本就不愿再想起。

窗外有扑腾的飞鸟,它们训练有素的飞行着,年复一年。

这样的场景令她想起另一个银发少年。

那个脸上有一道疤痕的二月,拥有控制动物的第七感。

有些大大咧咧,总是跟在十月身后叫着[十月哥,九月姐],一幅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她想起他遇见琉星以后,热情的为十月介绍[这就是准备和你抢九月姐的那位]的有趣男孩,却曾经对她说出那样的话语。

那一次他喝醉了。

黑月铁骑的人都有好酒量,那一日却全都在无节制的灌酒。

并没有什么过错,路西法终于死了,他们有权利开一次庆功宴。

可那次,却更像是在办丧事。

毕竟,有人死了,有人伤了。

他醉了,她却醒着。

他哭丧着脸,压低了声音对她说。

「九月姐,你真的是九月姐么?」

她哀伤的不回答他,他便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我认识的九月姐可不像你一样啊,是因为琉星那个傻帽么?切,真不甘心。」

他又灌了一瓶酒,声音更加低沉。

「九月姐你知道吧,十月哥,十月哥他,最喜欢你了啊。喜欢到自己死了都无所谓呢。」

她仍然沉默着不说话,却默默低下头擦眼泪。

「九月姐你真是混蛋,十月哥那时候,要是听到的是你为他加油的声音,而不是你同意琉星结婚的声音,说不定就不会那么轻易的死了呢。」

破空的声音。

心脏碎掉的声音。

跌落在地上的声音。

那些话语仿佛仍在耳边,一刀一刀剜她的心。

她重重跪倒在地上,本能的捂住双耳。

口中呢喃着[十月真是笨蛋,为什么那么容易就死了],心里却一遍遍叫嚣[都怪我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明明在说着[我喜欢琉星,我同意他结婚并没有错,十月他会死只是因为他不够强],心里却在想着[我真的喜欢琉星吗,我是不是只是被他的光芒所吸引。我到底喜欢谁,我喜欢的是……]

[我喜欢的是……]

……理清了。

终于理清了。

她终于明白自己为何如此无助伤感,琉星早已从九月天的死亡中解脱出来,重新靠向兰雪,而自己却在十月的噩梦中久久徘徊。

一直以来,她如此害怕面对自己的情感。

口上答应了琉星,心却在欺骗。不敢打开他的门,害怕他不知何时会发现自己其实并不真正喜欢他。

一直以来并不拒绝十月的感情,却也从不接受,也许正是这样,再加上最后琉星求婚的冲击,才将十月彻底逼至绝路。

答应了别人的求婚,然后以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看十月死在自己眼前。

绝望的捏造出九月天已死的消息,将那场求婚弃之脑后。

然后生存在噩梦中,不敢回忆过去,不敢想起十月,连偶尔的回忆也将他想做某人。最后连自己是九月也不敢再想起。

她想自己其实就是这样懦弱的人,只是以前掩饰的太好,而从未发觉。

她想十月是多么优秀的人,面容姣好,身手超然,倍受众人钦佩喜爱。只是上苍赐予了他那么多,却独独没有给他幸福。

她便笑着想到琉星,想他虽然没有十月好,却独独得到了运气。

真可笑呢。

「九月。」

「九月。」

她叫自己的名字,然后慢慢站起身,出门寻找琉星。

>>>

「你好琉星,并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我是九月天。」

九月微笑的看着目瞪口呆的琉星,抬手擦去眼角的泪痕。

「小……小雪?」

「你听到的没错,另外,我是九月,不是兰雪。」

琉星的身子慢慢绷紧,又慢慢放松。

「终于承认了呢,九月天。」

他笑着笑着,却生生跌倒在地。

「九月,你喜欢谁呢?十月还是我。」

他站起身,毫不迟疑的将疑问丢出来。

九月定定的看着他,目光中微波流转,她慢慢开口。

「从今以后,不再有一亿元的借款。」

「琉星,我喜欢的是……」

「我喜欢的是……」

「十月。」

她开始坐在房间里慢慢回忆着自己的过去,不再像以往有着揪心的疼痛,而是面带微笑的细数。

他们俩一起偷喝酒,醉倒在地不省人事最后被K先生惩罚。那时的十月认真的站在她面前对K先生说着[是我带九月一起喝的,没必要连她也罚]的英勇样子。

他第一次用火,结果烧光了半个屋子被K先生关禁闭,自己偷偷跑过去看他时,他那种明亮若素的笑容。

他因为她嫌弃天上的焰火小,而动用第七感时,整个夜空明亮的恍若白昼的永恒风景。

她冬天里埋怨他只会用火焰杀人时,他弄出的大片火苗以及他说过的[我要永远用火焰温暖你。]

他说会保护她的样子。

他叫她九月九月的样子。

……他死之前的样子。

路西法的总攻终于发动,十月死守着战场前线,身形渐渐摇晃。

喷薄出的彼岸花并不能抵挡路西法的强大攻势,他却丝毫不停歇的喊出炽红莲。

通红的火光映照在每一个人的心里,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顽强的抵抗着。

路西法的战斗一度停滞不前。

玄月慢慢的走出来,直视着银发少年颤抖摇晃的身躯。

「十月,我知道你很强。可你也明白,以你一人之力,赢不了我。又何必死守。」

十月看着他,不知想到了什么,冷峻的目光慢慢温柔。

「啊,我知道。我知道我赢不了你。可是,九月还在后面,我不会允许任何有可能伤害她的事发生。」

玄月冷笑。

「十月,你这是何必呢?九月难道也像你喜欢她一样喜欢你么?」

十月的身形微颤,却笑得开心。

「不需要,能与之相遇,我已无憾。」

玄月的脸色慢慢冷下来,而身后传来谁的声音。

「十月!」

他惊喜的回过头,见到的却是九月与琉星。

他听见琉星在发问。

「九月天,如果我赢了路西法,你愿意嫁给我么?」

以及……

以及——

「……我愿意。」

他的眼神瞬间就那么失了神,他最后定定的看了她一眼,似要将一切化为永恒。

他转过头,身上杀气暴涨,全身都烧了起来。

「第七感全开!炽修罗!」

他发了疯一般与玄月打起来,没有任何人能插上手。

身后响起各种熟悉的声音。

「十月!」

「十月哥!」

他什么都听不到,也什么都看不到,手心里火焰燃起,烧红了一片天空。

玄月的实力超乎寻常的强大,胸口受到重重一击,他终是不敌的倒在地上。他吐了血。

琉星接手冲了上去,而九月也向十月冲去。

他仿佛感到九月的存在,呵呵笑了起来。

「九月,知道吗,一直以来,我活在一场南柯梦中。」

「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九月。」

「你和琉星的话,一定会幸福吧。」

他听到她疯狂的喊叫。

「极限治愈术!谁有极限治愈术!」

他微笑着闭了眼。

——他再也没有醒来。

——他真的再也没有醒来。

九月的身体渐渐僵硬,她慢慢站起身。

她放下了他的尸体。

她放下了九月。

九月留给了琉星一个九月天已死的假想。

十月活着,九月才会有意义。

即使兰雪能够属于琉星,九月也永远都在十月那里。

就像日历上,九月与十月永远相互排列,而插足的流星,即使出现,也只是一闪而逝的光。

恋人许下心愿,亲朋互相祝福。

一日又一日,她仿佛沉浸在一个梦里,既不愿做下去,也不愿醒来。

真是个南柯梦呢,过程美好,到最后空欢喜一场。

九月一开始以为自己会一直一直活在悲痛中,但她现在感到解脱。

失去了十月,却摆正了心意,即使痛苦,也愿意在爱慕的回忆中沉迷。

但是,她却忘了,既然是南柯,也只是个梦。

九月看见窗外一只熟悉的鹰,它腾空飞起,不见踪迹。

她就这样从早到晚一直在窗边双眼无神地发呆,只是她那寂寥的身影让人看得心疼。

突然一声手机铃声打破了这寂静的氛围,九月狠狠地把手机扔下窗外,她只想一个人静静,

只想一个人想想他,只想一个人回忆她与他的幸福回忆。。。只想一个人。。。。。。

不知为什么眼泪此时不受意志的流下来,怎么都停不下来。。。。。。只感觉到心疼得要死。

正在这时二月闯了进来,并大声说:九月姐,十月哥醒了。

九月一阵愣神后,抓住二月的肩膀说:二月,你说什么,在说一遍!

二月痛苦地说:九月姐,你抓疼我了。

九月这才注意到自己的疯狂的模样,松开了二月。

二月这才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九月所有真相,原来是艾米博士救了十月,我怎么忘记了还有艾米博士呢!

九月感到前所未有的高兴!

然而九月却不知这又是一段更加悲虐的开始。。。

三月买的是阿玛尼最新款的西装,天蓝色的。

十月肌肤白皙,穿在身上,衬得挺拔英俊,如同从城堡里走出来的王子。

不过才六点半,距离十月和三月约的吃饭点,还有一个小时,车子已经稳稳地停在了“丽景轩”的门口。

为了使得这一次的告白,浪漫而又安静,十月大手笔的直接包下了“丽景轩”的顶层,所以他乘坐电梯抵达顶层的时候,以往热闹喧哗的“丽景轩”,显得格外寂静。

经理领着十月一路走到他提前安排好的包厢,推开木门,绕过内室,拉开窗帘,一下子就看到落地窗外没有开灯的夜景。

这一年的七夕情人节,天气格外的好,星光璀璨,月光皎洁,不远处的故宫灯火辉煌,露台上烛光摇曳,四面挂满的彩灯灼灼生辉,上午空运过来的鲜花,香气弥漫。

经理送十月进来,便退了出去,十月走到露台上,他遵循男左女右的规律,坐在了左边的位子上,隔着欧式的大理石桌面上,娇艳欲滴的依米花和火光轻晃的蜡烛,看着对面的空位子,心情变得澎湃而又悸动。

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六点四十三分,距离九月到来,还有四十七分钟。

十月闭上眼睛,看似很淡定的坐在位子上,将自己提前准备好的台词,在心底酝酿了一遍,实则交握在一起的手,因为过于用力,突出的骨节,泄露了他内心的紧张。

站在一旁的三月,看得出十月情绪有些绷紧,于是便抱着帮十月释压的好心,开口说:“十月哥,你策划出来的场景,真浪漫。”

十月没有理会三月的话。

三月继续说:“十月哥,和你相处了这么久,我从来都不知道你还有这么浪漫的一面!”

十月终于抬头,环顾了一圈周围的场景,可能他也想要缓解自己的紧张,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清淡的说:“我只对小九一人浪漫。”

“十月哥,你想好等下九月姐来了,你要怎么做了吗?”

“我要先为我隐瞒我已经复活给她道歉,然后我把录音笔拿出来,给她听……”随着十月的话,他从兜子里摸出来了录音笔,放在了桌子上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然后可能真的在大脑里过流程,倒是少了几分紧张,语气听起来也平淡流畅了许多:“小九可能听到这个录音笔的内容之后,会很震惊,毕竟她没想到,这么多年来她的好友小魔女,竟然这么对她,所以我要安慰一下她。”

“然后我招呼经理上菜,我和小九干杯,先祝她情人节快乐……”十月说到这里,面前隐隐的浮现出了等会儿他和她就会经历的画面。

等到她祝福完她之后,就会让周围那些原本设定了句子的彩灯,逐个浮现出他要对她说的话。

等到她全部看完之后,他就专注认真的盯着她,对她表达出来自己的心意。

如果她接受,他会好好爱她,如果她不接受,他还会好好爱她,直到她被他感动,接受为止。

十月想到这里,唇角勾起了一丝清淡的笑,衬托着整个俊美的容颜,变得有些温柔。

三月在一旁带着几分幻想的说:“九月姐答应了十月哥的告白之后,十月哥就要在找一个合适的日子对着九月姐求婚了,然后结婚,再然后就可以有个漂亮的小宝宝……”

虽然十月知道,自己还没开始告白,去想这些有些远了,可是还是忍不住随着三月的话,在脑海里勾勒了一下画面,单独只是想想,便已经生动的让他如此幸福。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十月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七点二十五分,便清了清嗓音,开口说:“还有五分钟,小九就到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定,他的心底浮现了一丝期盼,连带着一旁站着的三月,都跟着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时间过的很缓慢,只是五分钟,十月却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久,好不容易分针指到半点的时候,九月人却没有出现。

不过刚到了约定的点,她可能会晚会儿,十月十分理解的坐在位子上等。

滴滴答答,时光流逝。

七点四十的时候,十月告诉自己,九月堵车了。

七点五十的时候,十月告诉自己,九月堵车了。

八点钟的时候,三月开口说,九月姐可能堵车了,毕竟是情人节,出行的人比较多。

夜色渐深,天边的星光更加清晰,故宫的灯光越发明亮,桌子上的蜡烛燃烧的火焰跳动的更高。

夜色渐深,天边的星光更加清晰,故宫的灯光越发明亮,桌子上的蜡烛燃烧的火焰跳动的更高。

时间在等待之中被无限的拉长,十月开始的悸动和紧张,被逐渐的消磨干净,取而代之的是忐忑和不安。

一身贵气的十月,坐在修饰的如此浪漫的场景里,看起来矜贵鄙人,只是他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沉重。

三月心底浮现了一丝焦急,不断地抬起手腕看着时间,在八点二十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出声,打破了这种凝滞的气氛:“十月哥,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九月姐?或许她有什么事,耽误了。”

陆瑾年轻轻地点了一下头,然后摸出了自己的手机,拨了九月的电话。

嘟嘟嘟的呼叫声,在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响起,直到里面传来客服小姐官方的话语:“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怎么,乔小姐没接电话吗?”随着助三月的询问,他看到十月眉眼之间变得有些冷淡,于是连忙改口:“可能九月姐没听到吧。”

十月唇瓣用力的抿了抿,再次拨了九月的电话,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最后里面传来的始终都是客服小姐的回复。

露台上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压迫。

借着闪烁的七彩灯光,助理看到十月脸上的没了任何的表情,连带着他的心底都跟着泛起了一丝发杵,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看着十月不断的往外拨电话的动作。

九点钟的时候,“丽景轩”的门口突然间传来了一道敲门声。

三月这才长的暗松了一口气,带着几分惊喜的先对着十月说了一句“九月姐来了”,然后便嚷声应答:“请进。”

随着门的推开,十月整个人猛地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目光直直的盯着内室,可是却在看到只有“丽景轩”经理一个人进来的时候,他的手下意识的握住了椅背。

“十月先生,现在已经九点钟了,请问您要的那些西餐,可以开始做了吗?”经理礼貌的问。

十月垂着眼帘,别开了头,盯着不远处故宫的灯火辉煌,没有吭声。

三月怕经理再开口询问晚餐的事情,触了十月的霉头,急忙对着他摆了摆手。

经理似乎也察觉到了气氛不对,弯了弯身,退出了门外。

随着经理的关门,三月清楚地感觉到此时露台上的气氛,比之前更让人窒息压抑,甚至他只是望了一眼孤身站在浪漫璀璨的场景里,偌大餐桌前的十月,便不敢再去看第二眼。

十月盯着远处的灯火,有些说不出自己心底到底是怎样的滋味。

他从喜欢上九月的那一刻起,就等待着自己有一天配得上爱她。

他等了这么多年,等的都变成了习惯,不会觉得难过了。

可是今晚的等到,却让他尝到了有史以来的疼痛。

这都快要九点半了,距离他们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她这是不来的意思吗?

九千年啊……他等了九千年,才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真的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真的不甘心落得这样一个结局。

十月将视线从远处的灯火通明拉了回来,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再次给九月拨了一个电话过去,这一次,电话响了三声,便被接听,他的眼底闪现了一丝惊喜,刚喊了一个“九”字,电话便被挂断,里面传来的是嘟嘟嘟的忙音。

等到十月再拨过去电话之后,便和之前所拨打的电话一样,无人接听。

刚刚她接了怎么又挂了?是还在为他收购琉氏公司的事情生气,还是下午自己不理她而生气吗?

可是她接了电话,说明她可以看到手机……十月突然间像是看到了一线希望一样,急忙将举在耳边的手机拿了下来,给九月发了短信过去:【小九,下午是我脾气不好,不该扔下你走掉,对不起。】

随着十月短信的发送出去,他看到手机屏幕显示“此消息已送达”的字眼,知道九月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短信,于是急忙又发了一条:【小九,我知道你能看到我的短信,我还在丽景轩等你,你现在过来,我们谈谈好不好?】

发出去的短信,始终没人回复,十月握着手机等了一会儿,又给九月拨了一个电话过去,还是没人接听,于是便又发了一条短信:【小九,我会等你,一直等到你过来为止。】

又是一段很漫长的等待过后,十月又一条短信发了过去:【如果你不来,我就会一直等。】

发出去这条短信,十月拿着手机,抬起手搓了搓自己的脸,然后就笔直的站在露台的护栏前,盯着远处的灯火看。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站了多久,途中掌心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带着几分激动的拿到自己面前,看到的却是一则10086发来的天气预报。

十月带着几分失落的垂下手臂。

十一点钟的时候,“丽景轩”的经理上来告诉十月已经到了打烊的时间。

三月看了一眼固执的站在露台栏杆前,许久都没有动弹一下的十月,对着经理做了一个手势,走出包厢,对着经理报了一个数额,要求他们陪着再等等。

可能今晚是七夕情人节,已经十一点钟的北京城还有些热闹,虽然他们在“丽景轩”顶层,可是还是隐隐的可以听见楼下大街上传来夜晚站在天桥上唱的歌声:“你知道我在等你吗?你如果真的在乎我,又怎会让无尽的夜陪我度过……”

等待最能磨练人的耐性,也最能消耗人的耐性,伴随着午夜十二点钟声的响起,原本喧闹的北京城一瞬间变得格外安静。

这样的静,让十月清晰地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慌张,不安,和害怕。

真怕就这样又失去了她啊……

(责任编辑:MFWL117) 反馈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