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足球投注_亚运会买球_亚运会竞猜

星空下神话同人文 爱上你的半个秋夏

时间:16-08-23 15:21 来源:OPE体育  作者:iyouman  反馈报错

——

想念一个知夏,赌上一个秋旋。我与哥哥,一人爱你半个秋夏,等你整个春天。

——

明明是白日,黑色乌云却布满了天空。厚重的威压,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没过几秒,雨点就噼里啪啦的打了下来,旁人有伞的带伞没伞的打电话报平安。只有一个戴着针织帽的男孩站在教学楼下,望着乌黑的天空乌云,紧抿着唇,眼神毫无焦距。

雨点声不过是一种音乐,使这个少年迅速沉沦到另一个世界。

“呐,澈影你准备怎么回去啊?雨这么大。”粉嫩乖巧的班长拿着一把花色的大伞,再一次在雨天看到澈影在教学楼前发愣,不自觉的就把他叫回神。

澈影的眼光闪了闪,思绪从思想中飘回,他理了理有些散乱的帽子,一脸淡然的装作没事的样子。

“嗯,不用管我了,你和你爸爸回去吧,我有人接的。”

说罢,就迈开脚步向雨里跑去。全然无视了在后面拿着大伞准备递给他的班长。

“唉,又是这样,都不知道淋雨了会生病吗?”

雨里,飞速的奔跑溅起一群水花打湿了裤腿,大雨瞬间把衣服淋湿,但是澈影脚步不停,踩着水流一路直冲跨栏抵达一个熟悉的街道拐角。

望着那一个红发的辫子男孩,温声的说:“哥,我来了。我们回家吧。”

一身不变的红格子以及大辫子,还有闪亮闪亮的见到弟弟的红色眸子,这就是澈影记忆里永远存在的哥哥。

还有一个……

被遗落在了两年以前。

完全不管衣服湿润传来的冰冷,兄弟两个一路自然的晃悠回到家里面,全身湿透的他们相视一笑,哥哥便哼着歌蹦跶进浴室里烧水,而澈影则是进卧室里拿了两件睡衣回客厅。

乐乐开好热水器,就拿了一条毛巾出来递给澈影,自己的脑袋上也耷拉了一条来吸水。

“小影,要不要我帮你擦啊啦?”

“我自己来吧。”

“啊啦哥哥帮你擦嘛!”

“……嗯……”

“这才乖啊啦~~”

不记得是多久以前的了,关于另一个哥哥,脑海里总是闪出些片段,那个蓝发哥哥,照顾着乐乐和我。

包括每次下雨以及回家后。

我们都记起来了,我确实还有一个哥哥,乐乐也确实还有个弟弟,但是我们把他弄丢了,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丢的,只记得他只存在于两年前。

但是我怕,这是我和哥哥的臆想。

差点疯掉。

我尝试着不再去想他,哥哥也在尝试着不去回忆。但总有这么几个瞬间,能够让我陷入他的世界无法自拔。对于哥哥,更是频繁。

也许是二哥经常和大哥凑在一起的缘故,二哥人的消失,对大哥的影响更大。

寂静的深夜,乐乐大哥总是无缘无故抽泣,抱着我的头,哭着向我撒娇,我便知道,乐乐想他了,那个我也想了两年的人。

梦里都是他的身影。而有他的梦,全部是噩梦。

他会死掉,永远不会回来。

——

远方游荡的亲人

找不到回家的路

黑色荆棘指引你

到昏黑甜美的梦里去

——

相约游玩的夏天

灾难来临的黑夜

捂起心脏说再见

放弃去无意义的离别

——

耳边总是回荡着一首从未听过的歌,而我和哥哥,就站在他的尸体旁边看着血腥的战场。

然后我和哥哥同时醒来,全身冷汗。

——

相约游玩的夏天

灾难来临的黑夜

捂起心脏说再见

放弃去无意义的离别

——

哥哥的消失,就是在两年前的那个盛夏,相约去游乐园的前一天。

而我一直相信,那个梦会成真。

可我们毫无办法。

——

坚持了两年,突然地又来了一场大雨。让精神面临崩溃的两人,病倒了。

两人一个昏倒在家门口,一个昏倒在街道口。全部被送往医院吊针。

灵蕊与小卖部老板接到电话赶去照顾的时候,两个人已经神智不清了。都发着41度的高烧,脸颊涨得绯红。

流着满头的汗,分在不同的病房,却能一起喊着那个人的名字——澈影。那个消失了已久的人。

小卖部老大爷不明白他们两个在喊什么,只能心疼的在旁边流泪心疼他们生病受苦。而一起前来的班长,却满脸愧疚的坐在病房外面,低着头,默默地说对不起。

是的,班长其实是知情者,却也是身份所致。作为一个潜伏在人类世界的记忆消除员,她很抱歉,但是她不得不这么做。

可是真的没有想到,会对他们两个造成那么大的影响。

其实她也想,想念那个会和这个澈影一样叫她小蕊贝儿的男孩,想念那个冷静执着的正义男孩,想念他的一切。看着澈影她也会发呆。

不过,他不可能回来了,去那个世界的,就没有人回来过。

而现在要说抱歉的,是上面要再选一批人去那个世界了。而这次,选中的是澈影,那乐乐怎么办?

灵蕊想起自己的通知板上的内容,喉间像是堵住了什么,连嘴都张不开。

乐乐一定会痛苦的死掉。

“我、我还有事,要先回家了。”

——

“如果你帮我找到我弟弟,我愿用我的一切去报答你。”

梦里,那个红发乐观男孩用着欢喜的眼睛,跟她说了这样的话。他的脸上有很多伤,手上也有裂痕。她却知道,是那半年,乐乐在寻找澈影的时候,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的。

是真的,命都不要。

“因为弟弟对我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

“谢谢你啊,其实我一直知道的,你也在帮我找弟弟。”

“对不起,我不该冲你发脾气。”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要去找弟弟了。”

“没有弟弟,那根本不是家!”

……

对不起,其实我也有个哥哥,但是我不记得他了。我一直在想,他也会像你宠弟弟一样,宠我吧?

是……的吧?

但我不记得了。只记得当初痛苦的想要挽留那段我不记得的记忆。

——

梦里,自己说过,再来一次,我不后悔。所以醒来以后,灵蕊用手抹掉眼角不经意间流下的眼泪,翠绿色的眼睛里,流露出了决心。

一大早的赶到了医院,看见老大爷在喂澈影喝粥,乐乐已经有点精神了,但也只是乖乖的趴在澈影的床边,而澈影,还弱得爬不起来,似乎嗓子也烧坏了。

“你来啦,澈影还在吃东西,先坐一会吧。”

他的声音沙哑得很,昨天晚上,肯定烧了很久。这让人家更加愧疚啦QAQ

最后老大爷走了,把他们两个托付给灵蕊照顾,望着睡觉都要死扒在一起的兄弟两个,灵蕊再次确认了传送材料是否带齐,特别是圣之血。避免犯梦里的错。

决定好以后,心里轻松多了,不用再拿忘记了对你们更好来当作借口,真的愧疚,就满足他们想要的补偿。

我带你们去那个世界。这是我能做的最大极限了。

——

晴空万里,藤条织网的沙沙声晃动稀疏的小草,卷起一滚尘烟。

总有些不祥的预感呢。

面临着沙漫藤的蓝发青少年有些出神,刚冒出这个想法就被破空而来的抽条提醒回神。后空翻双刀插地站稳,立马抽刀砍向追来的藤条。

被砍断的缺口流出了紫色腐蚀液,溅在土地上也能发出嘶嘶的声响,并留下一个黑色液体的水坑。

青少年并不久留,躲开暴躁的沙漫藤,立马释放业力围住自己的脚裸以及膝盖,增加自己的速度逃离沙漫藤的攻击范围脱战。

他只是路过此地,正好撞见野生的沙漫藤闹起床气而已。

顺手摸走沙漫藤的宝贝果实,放进腰部的一个储物袋。

到底是什么呢?刚刚那种感觉。

——

这是一个规模比较大的集市,之所以不会遭到怪物袭击,也是因为这里有一个相对较强的团队维护着,而在这里交易的人,需要缴纳百分之二十的交易价值结晶给他们。

通俗点说,别人的地盘记得交保护费。

百分之二十,虽然说差不多是明抢,但大家也是心甘情愿在此换取适合自己能力提升的晶石。

这里的晶石,就像很多升级流小说里的灵石一样,能够提升业力,但是这只能是增加自己的底蕴能量,关于魂技,则只有通过自己战斗领悟进阶。不过魂技的威力,也与融合者先天融合的魂的品质有关,所以很多人贸然融合,则毁自己一生,有些人舍不得融合,结果遇到强敌早逝。

之所以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回去,多半是因为人类不能同时具备四种势气:智慧,运气,时机,体质属性。

智慧代表选择,运气代表魂的品质,时机代表融合的天象地形磁场,以及心态。体质属性除了决策的果敢,还有XSABCF体质等级的限制,当你得到一个A级的魂,体质却只有B的话,孩子,你该锻炼了,把体质提升到A吧,或者学会业力游走,减少业力消耗,才能融合。

唯一提到的一个怪胎,就是刚刚那个青少年,体质魂品皆为双X的屌炸男神。

当然别人是不知道的,在别人眼里,他只是一个体质A魂品A的中等小队长。队员还只有五个:泉青雨,醉此庙,踏沙,凡沉烟。加上他自己一个。没人不知道他们队伍为什么不招收其他人了,永远只有这五个。不过大家一致的看法就是,这队人迟早药丸。

因为队长比队员的能力还低啊,还瞎了一只右眼,这不是整个拖油瓶吗?

这样的蔑视话语,总是能在一些炮灰路人的嘴里说出来,包括这次青少年取了青蚊虫王卵和附带的沙漫藤果实回来的时候,就听到了这样的议论。

然后在下一秒就听到生气的脆音打断那些噪音。

“你们再给我唧唧歪歪我们来赛斗信不信!”

是踏莎那个活力乐观的妹子,金黄色的头发和眼睛在阳光下显得更加璀璨夺目。让人看了便心生希望。此时她却穿着背篼裤,举着干净的大铲子,瞄准着刚刚嘴贱的路人的头。

好像有一种只要对方敢答应,立马开始赛斗一声招呼都不打的样子。

赛斗并不是什么光明正大擂台赛,而是只要双方约定好,可以在不影响其他人的情况下随时随地开打。

如果事后有人抵赖,那就可以用随时录影的视网膜品装来验证。

没有视网膜品装?那就活该了。这里基本上都捧高踩低啊。

“我回来了。踏莎,召集一下队员,我们准备去恶人谷。”青少年队长装作没听见的跟踏莎说话,无视尴尬的两个炮灰路人,掀开自己队伍的帐帘便进去了。

“啊?去恶人谷?怎么那么突然?”踏莎立马把铁楸抗在肩膀上,一脸疑惑的嘟着嘴,思考几秒无果,便瞪了那两个路人甲一下,往热闹的交易市场走去,召集今天去交换东西的两个队友。

“青雨姐姐,队员集合啦!”因为太拥挤,为了避免被摸胸,踏莎只能站在人群外围呼喊。手捧成喇叭状,一声接一声。

成功呼唤回两个明明带着目的去逛却十分悠闲的两人。

“不要介意嘛,我们东西都换好了,只是在到处逛逛。”泉青雨拉着依依不舍的醉此庙大哥,抱歉又自然的跟着踏莎一起回队伍帐篷。

“不就喝一点吗?!就一点!一点酒都不给我,算什么好汉!”

“谁跟你说我是好汉了嗯?”

“哈哈都快到帐篷了你们就别吵啦,不然等一下凡沉烟又要秀下限了。”

中午的刺眼阳光已经有点暗了,但是依旧亮堂,照亮每个迷茫的路口。暖暖的洒在皮肤上,那是生命的味道。

——

(责任编辑:MFWL117) 反馈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