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足球投注_亚运会买球_亚运会竞猜

诛仙OPE体育同人文 碧临天下,瑶行四海

时间:16-08-22 14:34 来源:OPE体育  作者:iyouman  反馈报错

站在紫芒刃上方,保持着不快不慢的飞行速度,金瓶儿面无表情地淡淡的看着一点点靠近的狐岐山,心事重重的操控着飞剑。身后站着的小环紧紧抱着她,眼睛不停地向四处看着,满脸兴奋表露无余。

终于,她们来到了狐岐上方,但金瓶儿却似乎并未打算下去,有些担忧的对小环说:“小环。。。你真的想好了吗。。。”

小环未经片刻思索即道:“姐姐,你不是问过了吗?我只是救个人而已啊?”

“可是......”,金瓶儿犹豫许久,还是未说出口。

小环淡淡的说道:“其实,我是知道的。”

金瓶儿立刻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答应?那会损耗你的生

命啊!”

小环笑了笑,满脸都是轻松与豁达,说:“无论如何,我答应过师傅的。而且,我也很想救她啊,这样.......”

金瓶儿别过了头,事到如今,自己竟有些后悔,是啊,为

什么要答应她。。。。。。

她鼓起一丝笑容,缓缓降下紫芒刃。

降落地面后,小环跃下飞剑,舒展了下双脚,看向那幽深的洞口,那如死神血口般的洞口。

二人无言地向着洞口方向前行数步,忽听到一声凄厉的嘶吼,紧接着,一位蓬头垢面的人从狐岐洞口跌跌撞撞的冲出,身后紧跟一群手持各式兵器的鬼王宗弟子。

那人一出来便向金瓶儿发疯似的冲来,双手向前虚晃似要拼尽全力来抓住她。

金瓶儿冷眼看着来人,摇摆不定的乱发间,她看到了他的眼睛,充斥着杀戮与癫狂的血红色瞳孔。金瓶儿冷哼一声,带着小环轻轻一跃,便已跳过了那疯了似的人。

“轰——”,他失去重心跌倒在地,发出如同巨石炸裂般的巨响,双手捂住脸,狠狠地揪扯。

后面鬼王宗弟子中猛地窜出一人,手持一把描金扇子,向着那疯了的人轻轻一挥,一股浓厚的气流由扇子喷出,在一刹那便灌穿了那人五脏六腑。

疯子挣扎两下,不再动弹。

其余鬼王宗弟子围了上来,看着那具才死的人,纷纷涌出一种后怕与绝望,下一个,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

其中一个才十几岁的少年,胆颤心惊地问道:“林...大哥,他.....”

那位姓林的人回过头,冷酷地说道:“那种毁灭的气息,若是不根除,只会令更多的人迷失。”

金瓶儿毫不在意地径直走向洞口,到达后,金瓶儿忽然转过头来,望向那姓林的人手中那把描金扇子,若有所思地伫目半刻,便再次转身走入洞中。

狐岐山洞中

小环拉紧金瓶儿的手,说:“姐姐,那人是由于一种很强大的戾气入侵才迷失的.......”

金瓶儿淡淡地说:“是吗?”

小环万分肯定地说:“对,绝对不会错。而且,这股戾气非常强大,比.....比鬼厉的噬魂棒还要厉害。”

金瓶儿回首望向身边的少女,道:“鬼厉的噬魂棒?真的厉害么?那你觉得与姐姐地紫芒刃相比呢?”

小环答道:“我不知道。姐姐不会与他打起来吧?”

金瓶儿略有苦涩地答道:“他是鬼王宗的副宗主,而我只是合欢派的一个.....懦弱的降将,我们怎么可能打起来?”

小环沉默不语,跟着金瓶儿绕过几条岔路,四周壁墙均已出现不大不小的裂纹,风烛老人般的垂髫。

远远地,她们看到了那寒气四射的房间,从里面,若有若无的传来些叹息。

金瓶儿那副巧笑嫣然的面庞,更添几分妩媚而摄人心魄,竟令小环也不由得一呆。她缓缓走近洞开的石门,轻轻地靠近......

“怎么会呢,你自然是会认得我的吧,不过想必你一定会说:爹,你怎么多了那么多的白发了?”

“瑶儿,你放心,只要爹活着,就一定会救你的。鬼厉已经和鬼先生两儿女去参悟星盘那件法宝了,但愿老天开眼,能从中悟出救你的法子来……”

“可是万一真的老天不开眼,你也不用害怕,只要那星盘能解开乾坤锁,四灵血阵功行圆满,到时候爹便无所不能,称霸天下且不在话下,再来救你也必定是易如反掌!”

“你别怕,不要着急,”

“爹一定会救你的。”

“爹所住的石室,是全狐歧山洞窟内离四灵血阵所在的血池最近的地方了。”

“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慢慢等着……

谁!!!!”

金瓶儿感到一双充满杀意的眼眸正盯着门口。她咯咯笑出声来,伴随着笑声走入了寒冰石室。

王一双充满嗜血的目光落在这位美貌女子上,略带狠毒的话语在寒冰室响起。

“你来这里干什么?”-

金瓶儿直视着鬼王的眼睛,不紧不慢的道:“当然是来为宗主解忧的啊?”

鬼王冷笑着望着她,留意到金瓶儿身后跟的小环,等待着或许会令自己满意的答复。

金瓶儿微笑着说:“我可是特意为你带来了一个人,一个领悟了还魂术的人。”

鬼王表情瞬间凝固,站起身来,细细打量着小环,未曾见一丝修为,忽道:“要她施救,恐怕没那么容易吧?”

金瓶儿妩媚的看着鬼王,依旧保持那柔和的笑容,缓缓说道:“能为鬼王分忧,那可是多少人求也求不来的。更何况有你鬼王在这,还有什么事情会不容易?”

鬼王缓缓地,一步步地靠近金瓶儿,毫不顾忌自己释放出来的阴冷气息,带动着寒冰室透入骨髓的寒意。

金瓶儿未改半分,依旧淡淡地屹立在原处,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鬼王走至近前,冷冷看着她的眸子,似要通过它来洞悉一切自己想要知道的。

“啊啾——”

小环经不住寒冰室冰冷的刺入骨髓的痛以及鬼王庞大的压力,禁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鬼王瞬间撤去了气势,走过金瓶儿,背向她,淡淡地说了一句:“既然你早已归降我鬼王宗,就应该知道这寒冰室的规矩.......若你们救不活她,也随她一起长眠吧。”

金瓶儿一惊,回头一看,早已没了鬼王的身影。

“啊——”一声呼喊断了她的遐想,顺着呼声看去,发现小环已经在寒冰床边了,她将手放在嘴边,不停的吹着热气,冷雾凝结成珠,飘散在空气中。

小环回过头来冲金瓶儿一笑,说:“姐姐,这里好冷啊,碧瑶小姐就是在这里睡了十年吗?”

金瓶儿缓缓走近石床,眼神落在碧瑶柔和的微笑上,仿佛在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若有若无的,一缕缕声音传入小环耳中。

“对不起......”

“姐姐,你在说什么......”小环的声音被忽然变的狠厉的金瓶儿目光打断,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那金光闪闪的铃铛,在寒冰的反衬下,显得如此高贵,不是那合欢铃又是什么!

“姐姐你……喜欢这个铃铛吗?……好漂亮的铃铛,我们救活碧瑶小姐后,叫她送给你吧?”

金瓶儿恢复的妩媚,用不大不小的声音的说着:“这可是合欢铃!我怎么敢去奢求?”“最好......你不要!”一声冷厉的声音传来,仿佛敲碎一切的冰槌。小环回头,却见鬼王已经回来了,他淡淡而又冷漠地说:“何时可以开始救她?”

小环不敢望着他的眼睛,说:“现在也可以啊,要一些血,鬼王宗有什么……”话未说完,鬼王的双手一挥,从天而降大股血流。

金瓶儿骇然一惊,只在心里默念道“他竟然吸取别人的精血!难怪,鬼王宗会有那么多人迷失心智!”

小环却不懂这吸收他人精血进行炼化之法,还当鬼王牺牲了自己的血。

“够了!”小环冲到鬼王身前,以食指作引,眼睛紧闭,用鲜血在空中画出一道道奇怪的符咒,嘴里喃喃地说着一些奇怪的话语,似梦中呓语般无法捉摸。

许久,许久,安静充斥着整个房间,一切唯有沉寂。

终于,小环突然双眼大睁,用另一只手紧紧握住自己施咒的手,血雾骤然散开,紧接着,又再刹那间聚拢在石床四周,连绵成一条封闭的网,将碧瑶包裹其中。

碧瑶腰间的铃铛似是感应到了召唤,开始间歇式的发出“叮铃铃......叮铃铃......”的声响。

一缕缕轻烟弥漫在血网之中,一闪一闪,如人的眼眸一般。

鬼王望着那烟雾,心早已高高提起,双拳紧握,滴滴汗水顺势流下,他想起了那天那个大巫师,或许这是大巫师未曾完成的最后一步,碧瑶。。。。。。

“三魂七魄,聚灵为神。合神搜灵,是为一体!”忽然,小环开始念叨大巫师曾经的咒语,声音不如当初大巫师那般响亮,只是,很轻柔,很轻柔,像是在抚慰一个哭泣的婴儿,

又像深夜的摇篮曲。

金瓶儿眉头紧皱的看着小环,眼神不时的瞄向鬼王与那石床。鬼王早已迷失其中,根本未曾看金瓶儿一眼,或许,这次结果不会令他在白了头。

“魂魄已成,”小环略显吃力的念叨,血网中的闪动的雾也开始变得焦躁不安,努力挣扎着反复撞击着血雾。鬼王瞳孔紧缩,死死盯住那魂魄。

“众灵归位。”小环脸上开始出现豆大汗珠,脸色也变红。在无人注视到的一旁,金瓶儿再也不是那柔媚的样子,嘴角飘起一丝难以言状的冷笑,双目死死盯着鬼王,手也探入了衣袖,那是藏着紫芒刃的地方。

终于,上天没有再次给这位历经沧桑的人再一次打击。

“灵...神...入...体...”小环近乎歇斯里地的说道,话音一落,血网瞬间崩塌,那青白色的烟雾在一瞬间便涌入碧瑶的体内。小环也在这一刻瘫软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鬼王心中一块巨石终于落地,心里感到一片茫然与空洞,不知十年后的女儿,又会是怎么样。

金瓶儿冷笑一声,趁着这刹那的缝隙,一个跃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上了寒冰石床,幽红色的紫芒刃带着嗜血的光芒横架在碧瑶脖颈上。

另一只手却是死死地扣住碧瑶腰间的合欢铃。

金瓶儿冷笑着,紧紧盯着鬼王,眼里毫不顾忌的释放着自己的仇恨,

“你可曾想到,你也会受到我的胁迫?”

鬼王双目中浮现出可怖的凶光,阴森森的答道:“如果你伤害了她,你觉得还可以安然离去吗?”

金瓶儿有些邪媚的笑道:“若我的生命能让你后悔伤痛一辈子,那么我非常地乐意!”

柳眉一竖,紫芒刃绽放出耀眼的紫光,显然已运行至极限!紫光将整个冰室笼罩,光芒照耀下的金瓶儿脸上,有一种不可违逆的坚定。

“等等!…...”鬼王艰难地吐出这两个字,“若你现在放了她,我可以饶你们不死!”

这时小环恢复了些许力气,感觉到金瓶儿似乎有些过火,用虚弱的语气说道:“姐姐......不要伤害她......我们走吧?”

“哼!”,金瓶儿不屑地摇了摇头,眼睛自始至终地盯着鬼王,“饶我们不死?恩?你是指废了我的修为还是将我们终生囚禁?”

金瓶儿冷笑道:“上次,合欢派由于受你所蒙骗而惨遭灭门!你也真是够魄气,够狠辣,鬼王宗弟子在你眼里就是一堆随时都可以丢弃的棋子!那时,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合欢派会低你们一头,为什么会被你所利用!”

她顿了顿,用充满讽刺的口吻说道:“因为我们没有你奸诈!没有你狠!......我早在那时便暗暗起誓,永远,永远都不会再上你的当!饶我们不死?哼,你当我们来这里是讨饶的吗!”

鬼王忽然冷笑了起来,淡淡的说道:“你以为,你能拿一个早在十年前就背叛我、就已经死去的人来要挟我吗?”

金瓶儿轻轻一笑,道:“是吗?那还真可惜,熬了十年,将头发都弄白了,好不容易才等到今天能让她复活,却又这么快将她推下深渊!我不知道她若知道了你的作为,是否会肝肠寸断?”

金瓶儿手腕明显的一用力,紫芒一暗,淡淡的,有一丝血流了出来,顺着紫芒刃锋缓缓淌下,在快抵达剑尖时,汇聚成一滴滴的血,随着一声短暂的清脆的响声重重地落在了石床上,在一刹那便结成了冰。

鬼王紧紧地咬住牙齿,双手骨骼捏的卡卡作响,终于,像是屈服了,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说道:“你......要什么?”

金瓶儿冷冷地笑着说:“宗主,你怎么这样说?弟子可担当不起......”

鬼王冷眼看着金瓶儿,未说一句话。

金瓶儿轻轻刨动了一下合欢铃,让它发出清脆的铃铛声。她说:“这合欢铃乃我合欢派至宝,我身为合欢派一员,自然应当将它带回去!另外么……”

金瓶儿迎向鬼王的双目,仿佛能看穿一切弱点般,这一刻,鬼王竟有一丝惊悚。

“我要你的……伏龙鼎!”

鬼王脸色立变,双目在刹那间便接近血红,他努力地克制了半晌,缓缓地开口:“你认为,她,与整个天下,哪个更重要?”

金瓶儿妩媚的一笑,道:“这可不好说,大多数人眼里,自是后者更重要,但——也有例外,比如,鬼王宗副宗主!那么在你眼中,这可不好说,不过,我倒乐意去知道,你有选择的权力,我又杀放的权力。想说服我,可不难么容易。你可别忘了,那‘伤心花’是从何而来!这些,我可了解的很......”

鬼王头上青筋毕露,在冰冷的寒冰室里,似乎他却如同在锅炉上一般,浑身上下都冒出腾腾热气。他那双赤红的双目死死地盯着那位美貌的少女,半晌,却吐出一句话

“当初.....我就应当将你合欢派彻底铲除!”

忽然,地面传来撕裂般的轰鸣声。寒冰石室开始疯狂摇晃,各种碎石接连落地,一条条骇人的裂缝从四面八方延展开来,风雨飘摇,仿佛寒冰室随时都可以骤然间坍塌,从世间消失。

“砰—”一声巨响由空中传来,斗大的石块瞬间崩塌,直直地向小环袭来。

“小环!”金瓶儿大呼,将紫芒刃立马投抛出去,在刹那间贯穿了整个巨石。巨石禁不住金瓶儿的全力一击,轰然炸裂,碎块散落四方。

鬼王趁机一跃,猛地一掌向金瓶儿打去。金瓶儿刚才一抛耗尽全力,仓促之间只得以右手凝聚些许真元迎向鬼王。

鬼王冷笑一声,一股奸邪的戾气伴随掌势震开她的右手,直直的击在金瓶儿胸前。

“噗—嘶—”金瓶儿狂喷出一口鲜血,身体被那股大力震飞,感到撕裂般的疼痛。

一片水绿色的衣角向空中飞跃片刻,偏偏摆摆的落在寒冰室一角。

却是因为金瓶儿以右手接招时,左手仍死死扣住那挂在碧瑶水绿衣角上的合欢铃,那水绿色的衣服一角在刹那间随着合欢铃与原处脱离。

“姐姐!”小环似是恢复了力气,猛地奔向鲜血流满胸口的金瓶儿,靠在她跟前,眼泪簌簌的落下。

石室加剧的摇晃,一股血腥之气,伴随着绝望的戾气,由壁上缝隙侵入。

鬼王双目已经尽成血红之色,诡异之极。

在颤抖的石室和落下的乱石中,他缓缓抬起右手看去,在右手手掌的掌心,此刻竟是从血肉之中清晰的浮现出了一个血红色的铭文,形若古鼎,苍劲有力,带着几分诡异之色。

鬼王紧紧盯着手中鼎状铭文,片刻之后,他慢慢笑了起来,笑声中满是暴戾之意,带着几分疯狂,甚至是歇斯底里......

“成功了,成功了......终于成功了!啊......”他深深喘息了一下,声音早已变的嘶哑不堪,面上肌肉扭曲,面红如血,显得十分诡异。

突然,他猛地将右手紧握成拳,刹那间一股强大的力量从他身上并发而出,几乎可以看到细微的小小血芒在他手边如细小闪电般跳动不休,而周围的石壁也像是受到了巨大拉扯,瞬间倒塌了一大片下来,乱石横飞,将那水绿色的一角悄然淹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狂笑声中,带着疯狂与得意,鬼王向着石室入口走去,只是在石室入口,他却又突然停了一下,面上的疯狂暴戾中,突然现出了一分犹豫,身子微动,似乎想要转过身看看什么。

在他的身后的,是碧瑶安静躺着的身体。

然而,在那短短的一瞬间迟疑之后,鬼王竟还是没有回头,巨大坚硬的石门在他的面前,突然四分五裂飞了出去,在剧烈的地震与四处飞溅的石雨中,带着狂暴的决然,鬼王大步走出了寒冰石室。

“轰!”剧烈的震动不断发出碰撞的异响,落下的石块越来越大,仿佛就要江这里吞没一般。

而这个单薄的绿色身影,静静地躺在石台之上,孤独而安静,带着几分凄然。

金瓶儿看着鬼王不顾一切地离去,自嘲的笑笑:“终究......敌不过天意......咳咳”一口鲜血再次喷薄而出。

“姐姐.......你说什么?你怎么样了?”小环大声疾呼。

“放心吧……咳咳……大仇未报……鬼王还未死……我怎么可以……先去?……咳咳咳”金瓶儿努力倚靠着墙壁一角,在小环的帮助下站了起来,左手上的合欢铃发出“叮……”的轻响。

“轰……轰......”巨石倒塌声连绵不断,在整个狐岐洞中,一片嘈杂,尽是亡命的鬼王宗弟子争先跑出的声音。

“我们……出去吧……”金瓶儿吃力的说。

“等等。。。。。。”小环片刻从衣袖间掏出一个药瓶,轻轻拧开,倒出一粒黑色的药丸,向金瓶儿说,“姐姐,服下它吧,爷爷在来之前说过,若是你被鬼王所伤,就服下它。”

金瓶儿略显惊异的道:“果然......你爷爷......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江湖术士。。。。。。”

金瓶儿轻轻地将药丸送去口中,药丸入口即化,立刻产生一股幽香,弥漫在嘴里,沁入心脾,自己的伤竟以出人意料的速度恢复着。

金瓶儿苍白的面庞缓慢恢复了血色,伸出右手一招,紫芒刃从乱石堆中射出,回到手上。

小环绽放出了久违的笑容,说道“可是,我怎么觉得.......爷爷,恩.....就是一个爱贪小便宜的........”

金瓶儿微微一笑,道“好哇,你竟然在背后说你爷爷的坏话!若是被你爷爷知道了.....”

“哦,姐姐,狐歧山看来就快要塌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小环慌忙打断。

金瓶儿笑了笑,道:“你救了我两次,就算狐岐山真的塌了,我也帮你顶着!”

小环沉默地看了看还在石床上的碧瑶,略有些犹豫地说道:“姐姐,我们把她也救出去,可以吗?”

金瓶儿转头望向还在熟睡的少女,走了过去,忽然一笑,道:“当然可以,要不,你的生命不就白白浪费了吗?”

金瓶儿说罢,将碧瑶拖到了背上,向着门外走去,边走边说:“小环,怎么.......她还没有醒?”

小环思索良久,咬咬嘴唇,道:“我也不知道啊,上次救道长的时侯,他是立刻就醒了的啊?难道.......是因为寒冰室太冷的缘故?”

金瓶儿一想,说:“或许,寒冰已经将她的身体冻结。。。。回到温暖的地方,大概就会醒了吧。。。。”

她们走出寒冰室,一阵阵喧哗声便瞬间扩大的无以复加。

(责任编辑:MFWL117) 反馈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