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_足球投注_亚运会买球_亚运会竞猜

青铜门外两重天【你做我的拖油瓶,我做你的闷油瓶】

时间:14-03-18 14:49 来源:OPE体育  作者:iyouman  反馈报错
也许长白山上的每一年的某一天,都会留下一串脚印。
也许这叫执着,也许这叫等待。
也许青铜门会开启,那里面的人不记得任何人,只知道脑海中有人在说着“对,就这样走,不要停。”
就这样迷茫的走在“陌生”的道路上,停留在陌生的地点。
双门敞开着,里面的环境,怡人幽雅,想必这屋的主人,也是气质不凡,潇洒脱俗。
熟知他潇洒的面容下,是怎样的固执。
熟知他不凡的气质下,是怎样的沧桑。
踏进院中,心中拥进一丝暖气,一种归宿,一种安息,一种停留,一种家的感觉。
没有久违的气息,而是贪婪的满足。
头开始犯痛,神经组织他回想起一切的记忆,双手抱住头,蜷着身体倒在地上,发丝被抓的凌乱,汗珠顺着额头留下。原本破旧的衣服,此时更加不堪,露出的皮肤擦着地面,暴露在空气中。
原本的肤色,因为长时间的封闭变得更加白皙。
通过碎掉的衣服,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的骨骼,说是瘦骨嶙峋也不为过。从路边随便找位孩童与他相比,孩童也比他要“强壮”。
眼睛凹陷,颧骨突出,倒三角的脸型,苍白的唇,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三分凄凉,七分狰狞。
汗水开始透过衣服浸湿地面,眉毛相互纠缠着,脸颊因为疼痛开始泛白达到透明的状态。
不知为什么,他就是想记起,哪怕只是一个片段也好。因为这样,他会感觉到他的心不是那么空,就像此时它在痛着,他可以感受到它是活着的,是跳动的。
所以,他想记起,心跳为何?心痛为何?
可是尽管再痛,他认为值得。
踏进院中的后者,在门口停驻着,身体剧烈地颤抖着,牙齿咬着下唇,铁锈的味道开始在口中蔓延,嘴角留下鲜艳的液体。
瞬间瘫倒在地上,轻轻地笑着,那么苍白无力,渐渐地笑出声音,笑声一点点扩大,仿佛用生命在笑。
白色的液体从眼睛流出,笑声渐渐变成哭声,,双手抓住着胸前的衣服,身体剧烈地颤抖着,歇斯底里的哭声在院内徘徊。
到底有多久他没有尽情的笑过,肆意放纵的哭过。
原以为不会有机会再这样笑,因为没有他,笑都是苍白无力。
原以为不会有机会再这样哭,因为没有他,哭都是一种奢侈。
还好,还好,他回来了。
听见哭声,他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额头上的汗珠不断地落下,打湿着衣襟。看见门口那哭得梨花带雨的人儿,心突兀的跳着,回忆一点点倾注,每多一份回忆,就痛上一分。
他不愿放弃,好不容易拥进的回忆,他怎么肯放手。他可以肯定这回忆与眼前的人有关,而且对他很重要。
也许某些费尽心思都回忆不起的事情,当遇见对的人,蜂拥而至 ,措手不及,尽管是撕心裂肺的痛,可是心在说着“他值得如此。”
“啊~~”一声惨叫,他的身体紧密的蜷在一起,双膝贴着胸前,骨节分明的双手紧紧抓着头发,嘴角的红色液体不断溢出,身体泛着凄白的光芒,仿佛就这样随时消失在空气中。
那人停止了哭泣,差异的看着眼前的人,见他身体成半透明的状态。那人身体剧烈地颤抖着,支起颤抖的双腿,准备站起来,却跌倒在地上,双手拍打着双腿,阻止它的颤抖,却适得其反。
那个强大如神佛般的男人,不管经历过何事,不曾吭声过。如今到底是有多痛,才会使他发出那样的惨叫声。
那人焦急着,泪水不断的落下,掉落在地上,随着一层层涟漪,一点点扩大着面积。
那人放弃了站立,瞬间灵光一闪。那人支撑起胳膊,向前爬去,迅速地爬到他的面前,纤细的胳膊与地面摩擦出鲜红的花火。
那人抬起双手,环住了他的身体,让他与地面分离,他依偎在那人的怀中,感受着那人身上熟悉的温暖。
那人搂着他的身体,感受着他身上久违的气息。
他的话说打湿着那人的衣襟,那人的泪水打湿着他的发丝。
那人用下颌蹭了蹭他柔软的发丝,手抚去他额头上的汗水,用脸颊去蹭他嘴角的液体。
弯起嘴角,表达着喜悦,欣慰之情。
弯起眼角,化作一滩春水,充满了柔情,怜惜,疼爱。
他对上那人的双眸,眼睛被刺痛,泛着红晕,抬起手,手中参杂着几缕发丝,抹去那人眼角的泪花。
缓缓地站直了身体,把那人挤进怀中,紧紧地拥抱着。
如果可以,他想将那人与自己融为一体。
就这样任谁都不能将他们分离,更不会有等待这一说。
也许,如果没有这时间的融入,也许,他不会知道,他是有多想念那人,他是有多在乎那人,他是有多爱那人。
那人不会知道,那人比想象中还要想念他,比想象中还要在乎他,比想象中还要爱他。
有些事情,明明之中,自由安排。
他持起那人的手,紧紧地握着,盯着那人的眼睛,沙哑的声音却不失一分认真一分肯定“你做我的拖油瓶,我做你的闷油瓶。”
听者,收起了笑容,带上呆滞的表情,泪水不断涌出,抽噎着依偎在他的怀抱中,他搂着怀中的人儿,公主式的抱起,向房间走去......
=======================================

十年,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像小邪这样,这样痴痴着等待小哥的归来。
也许,会有很多人举手,说着“我可以。”
你真的可以嘛?说实话,你也不确定吧!
可是小邪说了,那就是真的,他说等就会等。这也是小邪给我们的一种感觉,那种值得相信的感觉,因为他是——吴邪。
十年会改变很多,比如事物,环境,人,心。
时间是一个强大的武器,总会在不知不觉中改变很多,让我们不知所措。
十年后,会有多少人记得瓶邪,关心着瓶邪,在这不断翻新的世界中。
原本打算写两个版本的,一种是瓶邪相聚(所看的这篇),一种瓶邪不知归路,想想放弃了,还是写相聚吧。因为会是在新年发表,所以还是团聚吧,这也都是我们大家的愿望。
三叔你看到了嘛,瓶邪你们听到了嘛。
写到最后,想写小哥深情款款的告白,来好好的犒劳我们的小邪,可是小邪要的我知道,不是这些,只要小哥在就好,而且也不是小哥的风格,还是“委婉”的切入主题好了。也想了小邪要说的话,会是很治愈的对白,可是想想都不符合二人的性格,所以整篇文章只有小哥的一句话【你做我的拖油瓶,我做你的闷油瓶】
也许,我们沸腾的心会在时间的冲洗中渐渐地平息,可是我们知道我们现在沸腾着,因为——瓶邪。
也许,十年后小哥没有走出,小邪还在苦苦的等着,没关系,还有三叔,还有我们,还要大家。
不管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还是生命终止,只要小邪他愿意等,我们就愿意陪,也许我们会因繁杂琐事,生活所迫搁浅,但是我们的心依旧在。
如果有一天,小邪彻底放弃了,没关系,我们不会多说生命,只会默默的站在你的身后,当你最有力的后盾。
没关系,请你不要感到苦恼,我们又不是因为你等小哥才陪你,又不是因为你心疼小哥才在乎你,又不是因为你喜欢小哥才喜欢你。你和小哥从来不是一体,我们喜欢着天真无邪,喜欢着你,不管是青涩的你,还是成熟的你,我们都在喜欢着你。
过去,现在,未来一直都是如此。
吴邪,请你记住你从来不是一个人,你有胖子,小花,三叔,也许其中真真假假难分辨,也许都不在你身边,也许缺少了最重要的人,可是我们还在你左右,偶尔依靠一下我们,让我们替你分担,我们真的很心疼。
小哥不知道你何时归来,但是请你不要就这样丢下小邪独自一人,你说十年之后会走出,没关系,小邪等了。
你不在我们会替你照顾好小邪,但是请你尽快的走出,因为小邪需要的人是你,是我们谁也替代不了的人。
小哥,哪怕你不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也好,但是请告诉小邪,你安好,他会担心,他一直都是一个让人担心的孩子。
小哥,哪怕你丢掉我们,丢掉大家,请你这次不要甩开小邪,他会崩溃的。
小哥,请记得,这个世界上最在乎你的人是小邪,最心疼你的人是小邪,最爱你的人是小邪。
小哥,小邪在等你,我们在陪着小邪等你,这是我们唯一能帮到你的。
我们没有很多的耐心,所以你要赶紧出来,不然我们就会扔下小邪一人。
小邪又是那么固执,所以小哥回来吧。
三叔要谢谢你,给了我们瓶邪。
给了我们另一个世界的人物,那最高的信仰。

(责任编辑:MFWL117) 反馈报错